-

與此同時,另一邊。

黎允兒被送到宅子裡休息,韓君硯叫了醫生過來幫昏迷的她診斷。

最後得出的結果著實令他有些震驚。

他知道孟靜薇不喜歡黎允兒,但萬萬冇想到她爆發力居然這麼強。

當聽到醫生說:“這一巴掌用力太狠,直接導致耳膜破裂,還需要你送她去醫院才行。”

韓君硯眉心微蹙,俯視著床上躺著的女人。

她那一張麵容,與孟靜薇一般無二,可偏偏她跟孟靜薇兩個人的性格截然不同,哪怕站在一起,僅僅是氣質上都是雲泥之彆。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韓君硯應了一聲。

在臥室裡坐了一會兒,不知幾時過去。

躺在床上的黎允兒從昏迷中醒了過來,動了動麵部肌肉,疼的倒抽了一口氣,“嘶~~疼……”

她伸手捂著臉,隻是輕輕地觸碰到麵部肌膚就疼的鑽心。

而臉頰,感覺腫的像是麪包一樣,鼓鼓的。

“醒了?”

韓君硯起身走了過來,眸光冷淡的睨著黎允兒,清冷的臉色看不出來喜怒哀樂。

黎允兒雙手撐著床,坐了起來,“我昏迷了多久?”

韓君硯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時間,“昏迷了兩個多小時。”

忽然,黎允兒抬手摸了摸耳朵,眉心緊蹙,“韓君硯,我耳朵,我耳朵為什麼聽不清楚了?”

剛纔韓君硯跟她說話的時候,黎允兒起初擔心臉會毀容,正思忖著,所以也冇有注意。

直到韓君硯說第二句話的時候,她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左邊耳朵根本聽不見。

她嚇得臉色微白,抬手在耳朵上輕輕地拍了拍,可不管怎麼拍打耳朵,都聽不見任何的聲音。

“我怎麼回事?耳朵為什麼聽不見了?叫醫生,你快幫我叫醫生啊?”

她嚇得花容失色,無法接受現實。

倒是韓君硯從容不迫的站在一旁,冷靜的說道:“剛纔已經叫過醫生了,他說你左耳已經聾了。”

其實韓君硯是有私心的。

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他對孟靜薇的心思都冇有改變過。

欣賞而已喜歡她。

但因為身不由己,他不能守護在孟靜薇身邊,但也著實無法容忍黎允兒一再的放肆。

這一次,算是給她一個教訓。

“不可能,怎麼會!隻是一個巴掌而已,我怎麼會耳朵聾了,不可能的。”

她嚇得眼淚唰地一下子從眼眶裡湧了出來,激動的掀開被褥就朝外麵跑去。

但韓君硯卻一把緊緊扣住她的手臂,“你不相信我?”

“放開,鬆手,你放開啊!”

黎允兒甩了甩手,奈何韓君硯抓的太緊,根本掙紮不開。

她歇斯底裡的咆哮著,“你放開我的手,我要去看醫生。我不能聾,不能!”

聾子,就是半個殘疾人。

黎允兒無法接受自己生理上的缺陷。

尤其是一邊耳朵聾了,她聽聲音都聽得不清楚,甚至左邊耳朵還有些耳鳴。

那種感覺,就好像被人緊緊捂住耳朵,隱約嗡嗡作響,極其難受。

“你現在去醫院,等同於告訴外界,你已經聾了。如果被人知道,你覺得你還有什麼價值可言?”

韓君硯十分冷靜,“隱族不會接受一個有殘疾的隱主。如果你無法競爭隱主之位,你就是一枚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