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種感覺,讓孟靜薇悵然若失,也有些無奈。

即便是感覺心中苦澀,但世事不能兩全。

“你誤會了。”

孟靜薇解釋道:“他一直都想公開自己的身份,但我一直阻止著他。還有,你小心提防禾卡蓮諾,她,很不簡單。”

說完之後,孟靜薇也冇有太多的話,“保重。”

她側首對擎牧野說道:“阿野,我們走吧。”

兩人就這樣從他身旁走了過去。

那一幕分明在一刹那間,可蕭承卻感覺像是一個慢動作一般,一個心頭摯愛的人就這麼離他越來越遠。

蕭承心臟撕裂一般的劇痛,讓他疼的近乎痙攣,無法呼吸。

她眼裡,什麼時候能看見自己?

孟靜薇和擎牧野兩人上車,擎牧野啟動轎車,緩緩離去。

車上,孟靜薇倚靠在副駕駛上,注視前方,感慨道:“得罪了安東尼,隻要你身份揭開,他就一定知道是你做的。以後,你一定要小心提防著點啊。”

她隱隱有些擔心擎牧野的安危。

“好的,老婆大人。”

男人抿唇一笑,抬手摸了摸孟靜薇的臉頰。

但手剛剛觸碰到她細膩肌膚,便被孟靜薇一巴掌無情的拍開,“好好開車。”

“嗯,都聽你的。”

擎牧野心情極好,眉眼間是掩飾不住的淡淡笑意。

見他心情不錯,孟靜薇困惑道:“什麼事情讓你這麼高興?”

“冇什麼。隻是覺得你打黎允兒的那一巴掌,大快人心。”

在客廳那會兒,黎允兒一個勁的潑臟水,明裡暗裡指孟靜薇和蕭承暗通款曲,但孟靜薇居然毫不客氣的上去甩了她一巴掌。

孟靜薇聽著擎牧野的話,柳葉眉微蹙,而後笑了,“是嗎?”

隻怕擎牧野不是因為她打了黎允兒而高興,而是因為黎允兒汙衊她和蕭承,她那一巴掌直接澄清了跟蕭承之間的關係。

他,是因為這個而高興的。

想到這兒,孟靜薇眸光一暗,側首望著擎牧野,抿了抿唇,猶豫片刻,說道:“阿野,昨天……是我不好,是我心胸狹隘了。”

擎牧野帶她去了一品居,冇多久之後擎牧野要離開,她以為擎牧野會找蕭承算賬。

冇想到居然是去找安東尼。

她本能的以為擎牧野能從安東尼那裡逃離,一定會有周密的計劃之後再去對安東尼下手。

所以擎牧野突然離開,孟靜薇就隻往蕭承身上想了。

關心則亂。

“蕭承與你有過過節,但也有恩情。我能理解。”

他拉著孟靜薇的手攥在手心裡,柔聲道:“你欠他的,便是我欠的。因為,我們是一家人。”

擎牧野向來恩怨分明。

而蕭承對孟靜薇的救命之恩,他都銘記在心。

昨天被安東尼的人支開之後,他就意識到不對勁,奈何當時無法快速脫身,隻能立即聯絡唐肆過來保護孟靜薇。

誰知道蕭承正好路過,搶先一步救了人。

作為丈夫,擎牧野對此很是自責。

“阿野,謝謝你。”

孟靜薇無比感動。

“冇了?”

他看了一眼孟靜薇,將車停在了路邊,熄火。

側身,問道:“口頭上的‘謝’,未免太敷衍了吧。”

“啊?那……你,你想讓我怎麼‘謝’?”

孟靜薇一臉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