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靜薇苦口婆心道:“一入豪門深似海。你明白嗎?”

“我知道。”

時然滿麵愁雲,“所以,我纔想試一試。”

“行。既然喜歡,就去嘗試一番。哪怕最後失敗了,也不要後悔。因為,你如果一直不敢嘗試,那纔是後悔終身的事。”

努力去爭取過,付出過,哪怕最後一敗塗地,也不至於會因為冇有去嘗試,而抱憾終身。

“謝謝薇姐。”時然甜甜一笑,心情好極了。

而與此同時,樓下。

擎牧野冷眸瞟了一眼唐肆,“這次認真的?”

唐肆拿著筷子繼續吃著早餐,一邊咀嚼著嘴裡的食物,一邊點頭,“應該?”

“撇去時然跟阿薇的關係,單說時然,她是個單純的女孩。你做事最好有點分寸。”

時然跟孟靜薇一兩年的時候,兩人關係特彆親密,勝似姐妹,而且時然也幫了擎牧野很多忙。

為此,他還送過時然一輛轎車。

因為孟靜薇,擎牧野跟時然接觸也挺多,對那個率真的小姑娘倒是挺喜歡。

也許,是愛屋及烏。

他跟唐肆是兄弟,自然瞭解唐肆的秉性。

又道:“時然跟其他女人不同,你如果欺負了她,阿薇不會放過我,也不會放過你!”

這一點,毋庸置疑。

“怎麼,我在你眼裡就這麼渣?”

唐肆放下筷子,臉上有些不悅。

擎牧野看也冇看他一眼,兀自抬手端起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茶,“當初趙無豔拋棄你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你比我更清楚。我的話,點到為止。”

他端著茶喝了一口,轉移了話題,“我今天過來,是跟你說一說隱族狩獵盛典的事。

……

半個小時後,擎牧野跟孟靜薇一通離開了一品居,驅車去了安東尼的住所。

他來隱族之後,因為身份特殊,禾卡青棠直接給他安排了一座位置絕佳的住所。

因為安東尼受傷,今天過來的人很多。

兩人抵達目的地後,停車場已經停放了不少的車,車牌號都頗為熟悉。

下了車,進了院子大門,門口站著兩排守衛人員。

見到她倆過來,直接攔住了。

“站住。你們是什麼人?”對方用隱語問道。

孟靜薇戴了翻譯器,但不會說本地話,隻能看向擎牧野。

擎牧野跟對方介紹了自己的身份,也說明瞭來意。

“行,進去吧。”守衛一揮手,放兩人進去了。

就在這時,身後突然響起一道聲音。

“嗨,師父?”

熟悉的聲音,不用回頭就知道對方是誰。

禾卡蓮諾身著一襲紅色的長裙,袖口和裙襬是藍白色鉤織的邊,上麵繡著花紋。

她頭戴銀飾,畫著精緻的妝,襯得肌膚勝雪,充滿異域風情的容顏在紅裙的襯托下更顯妖嬈嫵媚。

xi

g感火辣的妖豔美女,饒是孟靜薇都忍不住多看兩眼。

“孟靜薇,你也在呢。”禾卡蓮諾走了過來,直接站在孟靜薇的身旁,跟她親切的打著招呼。

“巧啊。”

孟靜薇笑了笑。

擎牧野隻是淡漠的掃了一眼禾卡蓮諾,便跟孟靜薇一起走了進去。

“喂,師父,你也太過分了吧。看都不看我一眼嗎?我可是在門口專程等你過來的呢。”

被冷落,禾卡蓮諾有些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