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戀愛期,以及暗戀期,喜歡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孟靜薇跟擎牧野走進來的時候就發現了‘貓膩’。

時然咬了咬唇,看向孟靜薇,羞赧的笑了笑,“薇姐……”

“戀愛自由,我不乾涉。”

因為唐肆在,有些話孟靜薇也不好過多去說。

“我……我想說,我不是想瞞著你的。我跟肆哥是試著相處,如果不合適……”

她正解釋著,唐肆直接打斷了她的話,“冇有不合適,這麼一說。”

“阿薇,時然來隱族有兩天了,一直待在房間裡也挺無聊,你帶她下去轉轉。”

擎牧野提議著。

他想支開時然,跟唐肆說些重要的事情,孟靜薇自然配合。

拉著時然的手,“走,帶你去逛一逛。”

“哈哈哈,好啊。我這幾天正覺得無聊呢。”

時然率真一笑,起身跟著孟靜薇一起離開了套房。

走在走廊上,孟靜薇這才問道:“怎麼突然就答應跟他試著相處了?”

“呃……”

時然不敢將發生的事情告訴孟靜薇,怕孟靜薇會說她輕浮。

想了想,這才說道:“他跟我表白了,我……當時腦子一熱,就答應了。不過,我們說好試著相處一段日子的。”

“時然。”

孟靜薇喚了一聲,停下步子,站在時然的麵前,神色嚴肅的說道:“你跟唐肆戀愛我不反對,但有些事情你自己一定要考慮周全。我不想看見你受傷,明白嗎?”

一個時常流連於風月場所的人,孟靜薇都冇有十足的把握確定唐肆的好與壞,時然又怎麼能知道?

何況他們兩人身份差距太大,又夾雜了趙無豔。

事情,很不簡單。

“薇姐,我知道你對我好。”

她緩緩垂首,雙手不安的攥在一起,猶豫了好半天,四周看了一下,見到冇人,這才說道:“其實,其實……”

“來我房間說吧。”

察覺時然要說一些私密的話,孟靜薇便拉著她的手上了樓。

進了房間,坐在窗前的桌子旁,孟靜薇燒了一壺水,然後坐在她的對麵,“說吧。”

“事情說來話長。就是……去年他為了躲避趙無豔,在我公寓裡住了幾天,然後……”

時然像是犯了錯的孩子一樣,說話時會時不時看一眼孟靜薇的臉色,戰戰兢兢。

“然後趙無豔就誤會了我們,還打了我。那個時候,他住進來是因為口頭許諾要給我十萬,讓我幫他一個忙。隻是冇想到後來……”

她把跟唐肆在一起發生的所有事情,事無钜細的全部告訴了孟靜薇,包括在朝雲電競被刁難,以及遇到霍蕭華的事情也一併說了出來。

孟靜薇耐心的聽完時然的話,微微蹙眉,“你呀,有這麼多事情居然還瞞著我。不過,唐肆說得對。霍蕭華既然是趙無豔的哥哥,那麼他接近你,自然讓人懷疑。”

她蹙眉深思,分析了一下情況,“據我所知,唐肆鮮少會對一個女人這麼上心。他對你的事,確實過分關心了。你們……試著處處也好。”

“真的嗎?”

時然眸光一亮,臉上染上一抹興奮。

本來還以為孟靜薇會訓斥她,冇想到她竟然會支援。

“我支援你,是因為我看的出來你喜歡他。但是,你應該知道你們身份懸殊很大,未來不會一帆風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