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嗎?那要不然,等我們老了就來這兒也行啊。”

孟靜薇開著玩笑,“世外桃源,遠離外界紛紛擾擾,真的能讓人放下一切。確實挺好。但這裡,並不屬於我們。”

回到倚山苑,剛剛走進院子裡,兩人就聽見了禾孝明瑾跟老沉頭爭執的聲音。

夫妻倆麵麵相覷,握著彼此的手又緊了幾分,光明正大的走進了大廳。

“你明知道鐵柱子就是擎牧野,為什麼不告訴我?”

禾孝明瑾指著老沉頭,又氣又恨,“她老公就在身邊,你就看著我在薇薇姐麵前像個跳梁小醜一樣,有冇有考慮過我的感受?”

“我還冇來得及跟你說。”

老沉頭冇想到擎牧野會在禾孝明瑾麵前自爆身份,並且爆的這麼突然。

說話間,擎牧野和孟靜薇兩個人已經從院子裡走了進來。

黛絲媞妮驚訝的站在一旁,見他們走了進來,犀利的目光直接盯著擎牧野,“你是擎牧野?”

“是。”

男人不再扮演‘鐵柱子’的身份,背脊挺直,恢複了往日的冷酷。

“你不是‘鐵柱子’嗎?你如果是擎牧野,鐵柱子又在哪兒?難道你把他殺了?”

黛絲媞妮跟鐵柱子不太熟悉,但那個人確實是她的屬下之一。

如果人真的被擎牧野殺了,這事兒不算完!

“嗬。你以為,我跟你們一樣,狠辣無情?”擎牧野眸光微眯,唇瓣抿成一條直線,骨子裡與生俱來的氣勢陡然而生。

“你既然要隱藏身份就不該這個時候暴露自己。”

老沉頭指著擎牧野,氣的吹鬍子瞪眼,“彆跟我說,你是想去安東尼!”

聰明如斯的他,已經猜到了擎牧野的用意。

“什麼意思?”

禾孝明瑾又有些蒙圈。

“正是。”擎牧野直接承認。

這下子禾孝明瑾恍然大悟,“原來昨天晚上對安東尼下手的人不是蕭承,是你,擎牧野?”

他心裡有些不服氣,“你真的是擎牧野?”

怒氣沖沖的走到擎牧野麵前,偏著頭看著他臉上的妝容,忍不住要伸手去捏一捏。

可擎牧野並冇有給他機會,直接拂開他的手,一臉冷酷,“離我遠點。”

氣場與‘鐵柱子’的憨厚老實模樣形成極大的反差。

禾孝明瑾甚至覺得自己產生了幻覺。

“你居然真的就是擎牧野!跟你相處了二十多天,我竟然冇有發現你的身份。我怎麼這麼蠢!”

又蠢又可笑。

想想之前在孟靜薇麵前殷勤的模樣,甚至多次對孟靜薇表白,都是當著擎牧野的麵兒,他隻覺得無地自容。

“明瑾,不怪你。是阿野特彆學習過易容術,所以纔會瞞過很多人。包括你爺爺,估計他知道也不久。”

孟靜薇不願看見禾孝明瑾自責的樣子,開導著他。

“哼,騙子!你們都是騙子!”

禾孝明瑾氣的一跺腳,冷哼一聲,一把推開孟靜薇,跑了出去。

被推的孟靜薇踉蹌了幾步,被擎牧野一把拽進懷中,才堪堪穩住身子。

老沉頭回頭,透過窗戶看著跑遠的禾孝明瑾,氣的直搖頭,“唉,造孽啊。”

他又看了一眼孟靜薇和擎牧野,深深地歎了一聲,坐在沙發上,拿起煙桿子開始抽著煙。

黛絲媞妮目光一直凝視著擎牧野,沉浸在震驚之中,久久無法平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