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哭笑不得,但又不能表現的太明顯。

隻好對禾孝明瑾說道:“明瑾,我知道你的用意。”她步子一頓,轉過身,正對著禾孝明瑾,嚴肅的說道:“我有必要跟你說清楚,我不喜歡你。”

突然的拒絕,讓禾孝明瑾猝不及防。

臉上的笑容都凝固了,他木訥的看著孟靜薇,苦澀的笑了笑,“冇事兒,你現在不喜歡我,以後一定會喜歡我的。我也知道,你丈夫‘死了’,你一時半會肯定不會接受任何人。”

“不過我相信,時間治癒傷心最好的良藥。你總有一天會放下過去的那段愛情,迎來新的曙光。畢竟,未來還很漫長,我願意與你攜手到老。”

禾孝明瑾鼓足了勇氣,再一次向孟靜薇袒露心聲。

然而,這一次不等孟靜薇開口說話,擎牧野便直接將孟靜薇拽到身旁,抬手捧著她的臉頰,俯身吻在了她的唇瓣上。

“握草!”

禾孝明瑾驚呆了。

瞪大了一雙眸子,不可思議的盯著麵前親吻的兩人。

下一秒,他臉色一寒,罵道:“‘鐵柱子’,你特麼給我放開薇薇姐。她是我的人!”

說完,一記左勾拳直接揮向擎牧野的臉上。

然後就見擎牧野抬手,徒手攥住他的拳,另一隻手一揮,一拳狠狠地打在了禾孝明瑾的右眼上,“有必要告訴你,她是妻子!”

來隱族之後,孟靜薇身旁總有那麼些人覬覦,他一直忍著。

可禾孝明瑾著實太放肆,更大放厥詞,說孟靜薇是他的人!

甚至還說她丈夫‘死了’!

這種感覺糟糕透了,擎牧野一直想要暴露身份都忍著,這一次,真的忍無可忍。

“嘶……哎喲。”

右眼被狠狠地打了一拳,禾孝明瑾腦袋猛地往後一仰,直接跌坐在地,疼的伸手捂著眼睛,指著他,“‘鐵柱子’,你要翻天嗎,居然敢強吻薇薇姐,還敢打我?是不是活膩了!”

孟靜薇見禾孝明瑾狼狽的樣子,瞪了一眼擎牧野,嗔怪道:“你乾什麼呢。”

擎牧野抬手摟著孟靜薇的腰肢,往懷中緊緊靠著。

“喂,拿開你的臟手,彆碰我薇薇姐!”

當下,禾孝明瑾也顧不得眼睛和摔得疼的屁股,直接站了起來,去拉扯擎牧野。

剛伸出的手被擎牧野攥在手心裡,禾孝明瑾掙紮著,卻發現被他捏的死死的,根本無法掙紮分毫。

“你,你,你想乾什麼?”禾孝明瑾氣的跳腳。

擎牧野挑眉,唇角勾起一抹弧度,“鄭重介紹一下,我叫擎牧野,身旁這位……”

語速放緩,側目看了一眼孟靜薇,臉上滿載著寵溺的目光,“是我的妻子,孟靜薇。”

“你,你……你說你是擎牧野?”

禾孝明瑾的雙眸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微微瞪大,給人一種瞳孔地震的既視感。

他驚掉了下巴,就那樣原地站著。

擎牧野鬆開他的手,抬手捏了捏孟靜薇的臉頰,“你突然讓我很冇有安全感。讓我拿你怎麼辦纔好?”

孟靜薇哭笑不得,抬手扶額,“你太沖動了。就算……”

有些愧疚的瞟了一眼禾孝明瑾,抬手捂著半邊臉,小聲道:“就算你看不下去,也不該出手打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