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承的模樣一看便是剛睡醒的,孟靜薇這才知道,擎牧野並冇有來找他。

“呃……我……”

孟靜薇支支吾吾,絞儘腦汁的在想著理由,最後撒謊道:“我半夜睡不著,想給你打個電話道謝。結果你電話打不通,我以為你遇到什麼危險了,便過來看看。”

她始終冇有提擎牧野的事。

蕭承手扶在門把手上,清醒的腦子回憶起幾個小時前發生的一切,眸光頓時變得晦暗,語氣冷漠道:“一個滿口謊言的人,還會關心我的死活?嗬,我是不是該謝謝你?”

突然之間,他對孟靜薇的態度就疏遠了很多。

因為擎牧野假死,孟靜薇騙了他。

“蕭承……”

她喚著他的名字,抬眸看著他,四目相對的那一刹,孟靜薇感受到他眸中迸射出的冰冷寒意。

隻一眼,她便心虛的低頭,“我知道,是我騙了你。可你跟阿野一直水火不容,我有我們的想法,便隻能瞞著你。”

“解釋完了?”

蕭承不為所動,“解釋完了就走吧。”

他開始下逐客令,但孟靜薇並冇轉身離去,而是抬頭,滿是期待的問道:“你跟阿野,能不能放下彼此的仇恨?”

互為仇人,無論是誰受傷,都不是孟靜薇所想看到的。

如果能想辦法化解他們之間的矛盾,該多好。

“放下?”

蕭承情緒冇剋製住,聲音拔高。

說完,回頭看了一眼臥室的方向,邁步走了出去,將門輕輕地關上。

站在孟靜薇麵前,他雙手插在浴袍口袋裡,睨著她,“孟靜薇,你聽好了……”他一字一句,擲地有聲,“這輩子,要麼我死;要麼,他死。”

有些話,蕭承難以啟齒。

儘管他不說,孟靜薇也能知道過去那些不堪的事情,以及他妹妹蕭美妍的死。

“我想問你,我們算不算朋友?”孟靜薇冷靜的反問了一句。

很突然的問題,倒是讓蕭承沉默了。

幾秒鐘後,他薄唇輕啟,“幾個小時前,是。但現在,已經不是了。”

孟靜薇眼眸中劃過一抹失落,與蕭承過去的種種都盤旋在腦海中。

從夜色ktv相遇,貴公子的他不嫌棄扮裝後‘醜陋’無比的她,到後來知道她身份,在養母麵前假裝男女朋友,再到後來大涼山上他和擎牧野陸續過來救她……

一幕幕,宛如電影一般從腦海中逐一閃過。

最初,她對蕭承是欣賞的喜歡,然後成為好朋友,再因為蕭美妍做得那些事情激怒擎牧野,擎牧野對蕭家展開報複,蕭承綁架了她……最終,反目成仇。

孟靜薇以為,這輩子都會憎恨蕭承。

可誰知道,結婚那天在西山,他不顧性命的衝到她麵前擋住了安蒂娜的子彈。

那一次,子彈僅差幾公分就會要了他的命。

也就是那天,孟靜薇對蕭承所有的怨氣都放下了。

後來跟蕭承的幾次接觸,發現他變了,性子改了很多,對她也相敬如賓。

孟靜薇甚至在想,跟蕭承做個朋友也很不錯。

隻是他們兩人積怨已久,勢不兩立,她隻能做出選擇。

“好。”

孟靜薇微微頜首,斂下眼瞼,藏起瞳眸中的那一抹失落,轉身離開。

走了兩步,她步子一頓,又緩緩轉身,“蕭承,你不是阿野的對手。我知道蕭美妍的死,一直是你心裡的痛,可我相信她一定是希望你能幸福。還有我,我不想看你們兩人任何一人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