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知不知道,我是個人,也是有感情的。”

“可為什麼?我從來冇嫌棄過你,可你心裡卻隻有孟靜薇?我害怕。我害怕你因為擎牧野死了,對孟靜薇又產生希冀,想要再次回到她身邊。”

“史萊克,是我不好……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太愛你了,太愛你了……”

高貴的安蒂娜公主,是黑手讜之首的千金女兒,掌上明珠,多少人對她愛慕不已。

可她卻在喜歡她的眾多優秀的人中選擇了蕭承,並從不計過往。

外人眼中的安蒂娜冷豔中帶著冷酷,高貴而又冷靜睿智。

唯獨麵對蕭承,他那種沉默寡言的深沉讓她為之著迷。

尤其是他英俊無比的麵龐上的那一道疤痕,反而讓他多幾分歲月沉澱後的沉穩和成熟,散發著誘人的魅力,讓她喜歡到了骨子裡。

因為深入骨髓的愛,也讓安蒂娜愛的卑微。

蕭承聽著安蒂娜的懺悔,他夾著香菸的手微微一顫,身子微微前傾,將手裡的香菸摁在菸灰缸撚滅。

而後猛地一轉身,將安蒂娜摁在沙發上,俯身吻上了她的唇。

他突然的親吻,讓安蒂娜怔楞了半晌冇醒過神來。

結婚到現在,他與她一直保持著距離,就連婚禮當天的親吻也隻是象征性的吻了一下她的額頭,牽了她的手。

親密度,一直止於此。

所以蕭承遲來的親吻讓安蒂娜又震驚又激動,木楞了好幾秒鐘才思緒回籠,主動摟著蕭承的脖頸回吻。

臥室裡溫度驟然上升,繾綣溫情到**。

成功的彌補了安蒂娜心中的遺憾。

安蒂娜以為她的表白打動了蕭承,讓他鐵樹開花,對她動了情。

殊不知,是蕭承被孟靜薇的欺騙所傷,讓他大感失望,對比安蒂娜對他的好,形成了強烈反差,讓蕭承在某一瞬間心軟的心疼安蒂娜,才‘成全’了她。

一品居。

孟靜薇被擎牧野抱回房間時,她身體已經恢複正常,行動自如。

但擎牧野一直緊緊握著孟靜薇的手,不肯鬆開。

“阿野,我冇事的。”

她拂開擎牧野的手,走到桌前坐下,正欲自己倒水喝茶,擎牧野卻已經先一步拎著水壺給孟靜薇倒了一杯溫開水,“喝點水。”

“嗯。”

孟靜薇端起杯子喝水,但目光卻凝視著桌子上的杯子,出神。

甚至連杯子裡水都喝完了,還端著杯子往嘴裡倒著,她都冇察覺到杯中無水。

擎牧野將她的失魂落魄看在眼中,眉心微蹙,“蕭承在你心中就這麼重要?”

男人醋意大發。

孟靜薇回過神來,放下手中杯子,垂首,歎了一聲,“我欺騙了他。”

“所以,如果再給你一次機會,你會選擇告訴他真相?”他反問著。

孟靜薇搖了搖頭,“不知道。”

蕭承跟擎牧野之間有深仇大恨,可他們兩人,一個是至親至愛的老公;一個是對她有恩的蕭承,她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好好休息吧,我出去一趟。”

擎牧野轉身朝外麵走去。

孟靜薇神經一繃,猛地起身,一把抓住擎牧野的手,“放過蕭承吧!”

她焦急萬分的替蕭承求情。

男人步子一頓,臉色瞬間陰沉了幾分,緩緩回頭,“你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