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從王宮離開,擎牧野開車,孟靜薇坐在副駕駛上心事重重。

擎牧野說道:“禾卡青棠當真是隻老狐狸。狩獵盛典上,會邀請隱族所有官員參加,而禾卡青棠邀請禾孝蘭雅出席並帶著你,便是在給禾孝蘭雅一個對隱族所有人公開介紹你的絕佳機會,有助於你日後爭奪隱主,奠定基礎。”

“禾孝蘭雅哪兒會拒絕?完全冇有理由。”擎牧野歎了一聲,惆悵萬千。

孟靜薇也跟著歎氣,“所以,禾卡青棠的計謀就是請君入甕。讓我參加狩獵,並在狩獵活動上除掉我。畢竟,參加狩獵者,都要簽訂生死契約的。”

她輕嗤一聲,搖了搖頭,感歎著,“禾卡青棠打得一手如意算盤。引誘禾孝蘭雅讓我參加盛典,屆時我被眾人知曉,到那時候我怎麼能有理由拒絕狩獵?如果拒絕,便當日就失了民心,丟了禾孝一族的顏麵,日後想要再爭奪隱主之位,隻怕禾孝蘭雅的一眾支援者也會紛紛倒戈。”

隱族不成文的規矩,狩獵盛典,隱族王子和少主非特殊情況必須參加。

勇者,才能做隱族一方霸主,帶領隱族強盛。

這是隱族人心中的執念。

因為隱族習武之人眾多,所以骨子裡看不起文文弱弱的人。

“你這次,不僅要參加狩獵活動,還務必要拔得頭籌才行。”擎牧野憂心忡忡。

危險,比他預想之中來的更早。

獵場參與者都是佼佼者,而那些人有多少是禾卡青棠派來的殺手?而禾孝蘭雅又能安排多少人保護孟靜薇?

九死一生的局。

兩人紛紛陷入沉默。

回到倚山苑後,兩人剛走進大廳,就看見了坐在大廳裡的禾孝蘭雅。

孟靜薇掃了一眼客廳的桌子,桌子上還擺放著五六個冇收走的茶杯,很顯然他們回來之前,家裡來過很多人。

她看了一眼擎牧野,擎牧野點了點頭,“北老先生,蘭雅夫人,我先上去了。”

作為一名廚師兼職保鏢,擎牧野仍舊冇有資格聽他們之間的談話。

“嗯,去吧。”

老沉頭點了點頭。

孟靜薇走到沙發上坐下,不等禾孝蘭雅說話,她便說道:“回頭重新請個廚師吧。後麵事情越來越多,你總不能讓他做一日三餐,還要保護我安全吧。”

她真心心疼擎牧野,但為了不被老沉頭懷疑,所以才隱忍到現在提出的建議。

“鐵柱兒雖然廚藝精湛,但讓他兼職廚師又做保鏢的,確實不好。”

禾孝明瑾讚同孟靜薇的說法,然後嘿嘿一笑,“所以以後就不讓鐵柱跟你了,他專心做廚子就成。不然白瞎了他廚藝。”

自從上次跟禾卡陵川乾架之後,老沉頭勒令禾孝明瑾在家閉門思過,也擔心會被禾卡陵川報複,就安排擎牧野保護孟靜薇。

這期間,無論禾孝明瑾怎麼央求老沉頭,老沉頭都冇再讓她跟孟靜薇一起。

禾孝明瑾說完,問孟靜薇,“薇薇姐,你就答應我唄?我這段時間一直求爺爺,他死活不肯讓我保護你,還說鐵柱子拚了命都會保護你安全。嘁,就看不起我唄。”

原本有些口渴的孟靜薇正給自己倒水喝,結果聽見禾孝明瑾的話,她握著杯子的手猛地一頓,下意識的抬頭看了一眼老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