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雅圖格瓦酒店。

下午在倚山苑休息了會兒,晚飯後,孟靜薇尋了個理由帶著擎牧野一起出來,直奔雅圖格瓦酒店。

因為手機上有安東尼的電話,孟靜薇直接撥通了他的電話,“我來了,你在哪兒?”

“507,我等你。”

安東尼惜字如金。

話落,直接掛斷了電話。

孟靜薇看著被掛斷電話的手機,又看了一眼身旁的擎牧野,便進了電梯。

電梯上行,抵達五樓,兩人找到507號房間,敲了敲門。

擎牧野和孟靜薇在房間門口站了一會兒,房間門打開,安東尼偏著頭,看著站在門口的孟靜薇,笑了笑,“等你很久了。”

說完,他往門口一邊兒站,大kai房間門,“進來吧。”

孟靜薇冷眸看了他一眼,抬步走了進去,身後的擎牧野也跟了進來,但卻被安東尼抬手攔在外麵,“你進來做什麼?”

好不容易把孟靜薇約過來,還讓一個小保鏢進來,豈不是礙事嗎。

孟靜薇回頭,朝擎牧野示意了一個眼神,“你在外麵收著吧。”

隻是一門之隔而已,如果有什麼意外,擎牧野還是可以第一時間衝進來,所以無需太擔心。

“好。”他應了一聲,犀利寒眸掃了一眼安東尼,眼神中帶著幾分警告意味兒。

待他退出房間後,安東尼關上門。

孟靜薇走到客廳,直接坐在沙發上,問他,“今天在王宮外,你到底想要說什麼?我孩子,是出什麼事了嗎?”

“哈哈哈,先喝點酒,其他的事情慢慢說。”

安東尼從酒櫃上取下一瓶紅酒,拿著兩隻高腳杯走了過來,坐在孟靜薇的對麵,一邊開紅酒,一邊對她說道:“在隱族,你很被動。我也知道你並不想來這兒,但如果你願意幫我,我可以讓你順利離開隱族。美麗的姑娘,確定不考慮考慮嗎?我會給你優厚的條件。”

“拿你從舒瑤父母那裡敲詐過來的錢收買我?”

隻要一麵對安東尼,孟靜薇就會情不自禁的想起舒瑤的遭遇,會聯想到麵前的人跟擎司淮兩人狼狽為奸,做得那些卑鄙齷齪之事。

她鼻息間發出若有似無的輕嗤聲,“我拿著,實在良心難安。”

正倒酒的安東尼動作一滯,立體的輪廓上染著一抹笑意,“成大事者,不拘小節。”

他將半杯紅酒放在孟靜薇的麵前,“狩獵盛典,就是請君入甕。你確定深入大山之後,你能全身而退?”

孟靜薇瞟了一眼桌子上的紅酒,對安東尼本能的防備,並冇接過紅酒,而是直接問道:“你的合作人是黎允兒。怎麼現在又在我這兒打如意算盤?”

“她?嗬嗬嗬。”

安東尼不屑的搖了搖頭,端起紅酒抿了一口,然後雙腿交疊,右手手臂搭在沙發背靠上,一副大佬的坐姿。

“黎允兒是生在溫室裡的花朵,自幼嬌生慣養。這種女人,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暗中對他人投懷送抱,就是個不安分的主兒。”

自詡聰明的黎允兒以為她暗中接近禾卡衍一和禾卡陵川的事,安東尼不知道。

實則,她一舉一動都在安東尼的監視之下。

隻不過她利用價值不大,安東尼也懶得在她身上耗費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