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隱族王宮在地勢偏高的山上,山上一片平坦,便修建了偌大的王宮。

站在王宮之上,俯瞰山下,正好能將隱族繁華市中心一覽眼底,讓人有種君臨天下的既視感。

然而,剛孟靜薇和擎牧野走出停車場,迎麵遇到了一輛騷氣的紅色越野車,朝他們摁了喇叭。

越野車停下來,副駕駛的人探出腦袋,朝兩人揮了揮手,“嗨,又見麵了。”

說話的人是安東尼。

他順手推開車門,跟司機打了個招呼,關上車門直接朝孟靜薇走了過來。

“你也過來赴宴?”

安東尼一成不變的銀灰色西裝,襯得那張輪廓深邃的麵龐愈發英俊,卻也顯得臉上的斑格外明顯

他抬手撩了一下金色短髮,自詡瀟灑帥氣的笑了笑。

看見安東尼,孟靜薇都懶得搭理,隻是應了一聲,便繼續朝前走。

安東尼直接忽視了站在孟靜薇身旁的擎牧野,而是小跑著走到孟靜薇身旁,與她並肩前行。

“我知道你因為擎牧野的事情還在記恨我。可怎麼辦呢,你又殺不了我。”

他攤了攤手,狂妄自大的說道:“但,我可以容許你利用我,咱們二人攜手並肩,對抗隱族。你看,如何?”

安東尼說完,孟靜薇步子一頓,側身,正對著他,輕蔑一笑,“容許我利用你?嗬,還真是委屈王子你了。”

“你來隱族是被迫的,我知道你對隱主這個位置不感興趣。如果你願意跟我合作,你想開什麼條件,我都會答應你。”

認真嚴肅的態度,乍一看,還真有幾分真摯。

可孟靜薇寧願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會相信他安東尼。

“好啊。你確定都會答應?”她反問。

“當然!”

安東尼信心滿滿的點頭,雙手置於西褲口袋,端著一國王子高高在上的姿態。

孟靜薇抬手撩了一下被風拂起的髮絲,涼眸直視安東尼,紅唇輕啟,一字一頓,“我要……你的命。你給嗎?”

說話語速刻意放緩,語氣中的殺意濃稠的化不開。

“哈哈哈,薇薇小姐果然是為人直爽,不拘小節。”

以前安東尼都是直呼其名,現在反倒親切的稱呼她‘薇薇小姐’,似在刻意拉攏她。

接著,他又道:“有件事我如果告訴你,我相信你一定會願意跟我合作的。”

不知為何,孟靜薇忽然萌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什麼事?”

安東尼笑了笑,雙手環胸,瞟了一眼站在孟靜薇身旁的男人,緩緩開口,“擎牧野死了,你隻身來隱族,卻把兩個孩子交給了裴瑩和魏東魁。你就這麼信任他們?”

“你什麼意思?”

孟靜薇驟然緊張起來,止不住的靠近安東尼一步,質問著,“我孩子怎麼了?”

安東尼挑了挑眉,聳了聳肩,抬起右手,“我安東尼拿c國整個皇室命運發誓,我可冇碰過你的孩子。”

“你到底想說什麼?”孟靜薇心絃緊繃,惴惴不安。

但安東尼並冇有直接告訴她答案,而是靠近她一步,俯身,在她耳旁小聲說道:“今晚,雅圖格瓦酒店,我等你。”

撂下一句話,安東尼直接邁步繞過她,揚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