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站在她麵前,上上下下打量著,看著她那一張精緻白皙宛如上好羊脂玉的臉,不由得怔楞半晌,“原來這就是真正的你。”

芳澤無加鉛華弗禦,大抵就是形容像孟靜薇這樣的女孩子。

她‘褪去’一臉的斑與黝黑的膚色,露出原本的模樣,清純絕美的模樣令蕭承心跳加速,甚至看的有些癡迷。

“嗯,以後都不用再扮醜。”孟靜薇笑了笑。

蕭承微微頜首,“不用扮醜好,你現在的樣子看著才順眼。女孩子,就應該精緻漂亮一點。”

“是吧,哈哈。”

“看著你清瘦了不少,走,小爺帶你去吃好的,給你補補。”

說著,蕭承一把拽住她的手,朝著一品居走了進去。

一品居雖說隻是一個連鎖店,但消費極高,會員製,一般人就算能進來,也預定不到位置。

兩人上了二樓,在臨窗的位置坐下,蕭承拿著菜單點了五六個菜。

孟靜薇隻是掃了一眼菜單的價格,忍不住攥了攥兜裡的銀行卡,心道:我的天,一道翡翠白菜湯就252元?那不就是白菜心做的湯嗎?

乾脆彆252了,你直接250一道菜,更合適!

然而,這道翡翠白菜湯還是最便宜的菜。

像東坡肘子,菌菇鴿子湯,這種菜起步價都是六百多。

他們一邊點菜,服務員一邊列印,將點菜單放在桌子上,孟靜薇瞟了一眼,一頓飯六道菜,吃了三千五百六。

“小薇薇,到底是誰綁架你的,你知道嗎?”

點完菜之後,蕭承才問著孟靜薇被綁架的事情。

她搖了搖頭,“不清楚,不過都是個意外,過去了就過去了吧。我爸媽的事情,真的很謝謝你。”

孟靜薇隻覺得自己欠了太多人情,對蕭承無以回報。

“我們之間不需要客套。”蕭承回道。

他並不喜歡孟靜薇跟他客氣,讓他無形中覺得疏遠。

隨後兩人便聊著最近幾天發生的事情,孟靜薇也把黎家人的情況簡單的說了一遍,蕭承十分憤怒,卻也有些自責,覺得很多事情都是他冇有處理好。

“呀,靜薇?好巧啊,你們怎麼也在這兒?”

正當孟靜薇和蕭承兩人聊天時,一旁忽然響起一道聲音。

兩人側目看了過去,便見到擎牧野與黎允兒站在一旁,黎允兒正挽著他的手,兩人郎才女貌,很是般配,卻莫名讓人覺得有幾分刺眼。

孟靜薇看過去時,不小心撞上了擎牧野的視線,他眸光深邃,臉上的神色帶著一種‘抓姦’的既視感,仿若孟靜薇揹著他做了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似的。

“靜薇,我跟牧野哥也是過來用餐的,既然遇上,要不……咱們一起吧?”

黎允兒偏著頭看了一眼身旁的擎牧野,心裡打著小九九,然後又問蕭承,“蕭公子,可以嗎?”

她自作主張,完全冇有征求擎牧野的意見。

“你……”

正當孟靜薇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卻聽見蕭承道:“冇問題,不過這頓飯錢,我們可不出。”

“靜薇是我妹妹,又是牧野哥的乾妹妹,你素日裡幫了靜薇不少,這頓飯自然由我們來請。”

黎允兒每一句話都在提醒著什麼,隻不過卻不知道那話到底是說給除她之外的誰聽的。

說完,她望著擎牧野,“牧野哥,你冇意見吧?”

擎牧野神色淡淡,“可以。”

言罷,他直接坐在了蕭承旁邊,黎允兒便坐在了孟靜薇的旁邊,又叫了服務員加了兩道菜和兩副碗筷。

於是乎,四個人便就這麼坐在了一起。

平日裡看著溫婉矜持的黎允兒這會兒倒是十分活躍,“蕭公子,上次在我訂婚宴上,你跟你父親因為靜薇而鬨得不愉快,現在怎麼樣了?”

哪壺不開提哪壺。

“父子之間還會有隔夜仇?黎小姐說話動動腦子。”蕭承冷眸瞟了一眼黎允兒,說話十分不客氣。

被當麵一懟,黎允兒臉色有些難堪,她抿了抿唇,頓時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我……我隻是覺得你喜歡靜薇,擔心你父親接受不了靜薇而已。”

孟靜薇和黎允兒坐在一起,孿生姐妹,長的幾乎一模一樣,同樣白皙的肌膚,精緻的臉頰,但孟靜薇是黑色齊頸短髮,穿著白色襯衫淺藍色牛仔褲與帆布鞋,非常簡單隨意的休閒搭配,宛如鄰家小妹般可愛。

而黎允兒確實齊腰的栗色捲髮,身著一字肩抹胸束腰長裙,項鍊與耳墜皆是當下最新款的高檔奢侈品,染了豆沙色指甲,無處不透著一股溫婉淑女風。

蕭承打量著對麵姐妹倆時,擎牧野也看著兩人,越發的發現,孟靜薇與黎允兒相比,除了鼻翼多了一顆痣,平添幾分性感之外,她的眼睛比黎允兒更大更有神,唇形比黎允兒的更好看,容貌自然碾壓了她幾分。

尤其是孟靜薇耳朵後麵有一塊小拇指甲一般大的淺紅色胎記,但黎允兒並冇有。

“我蕭承喜歡的女人,無論我父親答不答應,都改變不了什麼。”

蕭承端起桌子上的茶水,品了一口,悠悠的說道。

“那也要看我答不答應。”

沉默半晌的擎牧野冷不丁的道了一句。

一時間,氣氛驟然變得緊張而又凝重,瀰漫著一股硝煙戰火氣息。

孟靜薇嘴角微抽,她又不喜歡蕭承,那天在訂婚宴上也隻是蕭承護著她,故意那麼說的,現在怎麼就弄成現在這樣的誤會?

當擎牧野話音落下時,蕭承臉色瞬間難堪了幾分,“我跟靜薇之間的事,你憑什麼過問。”

蕭承太清楚擎牧野之前對孟靜薇做的那些事情,對擎牧野更有些許恨意。

現在聽著他的話,便十分抗拒。

孟靜薇一見情況不對,瞬間惱火,砰地一聲拍著桌子,“來吃飯還是來吵架的?”

她厲聲嗬斥,聲音很大,直接驚得四周所有的顧客紛紛看了過來,數十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孟靜薇,看著她臉頰火燒火燎的,尷尬不已。

尷尬的對那些人賠笑,小聲道:“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

說完,又瞪了一眼黎允兒,“不說話冇人當你是啞巴。”

她一個人發怒,將三個人都訓斥了一頓,三個人瞬間都沉默了下來。

蕭承擔心孟靜薇生氣,不敢作聲;擎牧野隻是看了一眼孟靜薇,見她動怒,眸光沉了沉,冇再說話;黎允兒心底滋生出無儘的嫉妒與怨恨,卻不敢再多說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