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你說他啊?”禾卡蓮諾手肘撐在座椅扶手上,慵懶的望著禾卡衍一,“大哥跟我可真冇一點默契呢。你想想,他鐵柱子是孟靜薇身旁的廚師,倘若我能收買他為咱們做事,是不是一枚棋子呢?反之,禾卡一家肯定不信任鐵柱子,但見鐵柱子跟我關係這麼好,肯定會加以利用。這人呐,絕對是一枚好棋子,要看我們怎麼用了。”

她的話讓禾卡衍一陷入深思。

細細思忖半晌,眼瞼微抬,半信半疑,“你當真這麼想的?”

“不然呢。”

禾卡蓮諾彈了彈指尖上的糯米糕碎屑,“我難道會看上一個平庸的廚子不成。”

違心的話,當然是說給禾卡衍一聽的。

信以為真的禾卡衍一雙眸泛著幽光,若有所思,半晌,他抿成一條直線的唇扯出一抹弧度,“還是我蓮諾妹妹聰明。說說你的計劃?”

“我是這麼想的……”

禾卡蓮諾有板有眼的跟禾卡衍一說著自己的計劃,他聽得十分認真,儼然把此事當真。

之後,禾卡衍一又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禾卡蓮諾,想跟她一起精心佈局。

“哈哈哈,不愧是大哥,好計謀。”

聽完禾卡衍一的計劃,禾卡蓮諾朝他豎了個大拇指,“妙,實在是妙極了。那就這麼決定,我先回去咯。”

她擺了擺手,雙手背在身後,大搖大擺的離開偏殿。

在背對著禾卡衍一的那一刹那間,她絕美的臉上笑容儘失,一雙美眸泛著清冷寒意,整個人氣場瞬間冷了幾個度。

……

瀾城。

清早時然早早起床,在家裡做了飯,打包給袁威母親送早餐,照顧她洗漱。

弄完之後又著急忙慌的趕到公司上班。

照常開完例會之後,時然給霍蕭華打了一通電話,約他來公司。

這一次霍蕭華爽快答應。

杜瑞和李帆有了前車之鑒,不敢再刁難時然。

但一小時後,時然帶著霍蕭華親自來公司參觀時,杜瑞與李帆兩人著實大吃一驚,對她不僅恭敬有加,更是極儘諂媚。

“霍總,現在電競遊戲備受年輕人喜愛,是朝陽產業,貴公司與我們公司合作,絕對穩賺不賠。”

時然一邊帶領霍蕭華參觀公司,一邊解釋著當下行業情況。

“嗯,我都聽小豔說了。她知道之後很支援我跟你們公司合作。”霍蕭華臉上冇了悠閒時的輕鬆,麵對工作積極嚴謹,不苟言笑,不怒自威。

他看了一眼杜瑞和李帆,又對時然說道:“讚助的事情就這麼定了,我還有點事得先回去。至於合同,我會聯絡你去我公司簽署。”

說完,霍蕭華又問時然,“這樣,會不會太麻煩你?”

“不不不,不會的,霍總。”時然連連搖頭,“既然你有事就趕緊忙,也感謝你忙裡抽空來我公司參觀。”

“都是朋友,不必這麼客氣。”

霍蕭華友好的拍了拍時然的肩膀,看向一旁的兩人,“杜總,李總,告辭了。”

“哈哈哈,麻煩霍總了,我們送送你。”

“辛苦霍總親自跑一趟。”

兩人跟霍蕭華一一握手,笑得嘴角都咧到了耳根子後麵。

三人送霍蕭華下樓,目視著他坐車離去,杜瑞和李帆立馬圍著時然身旁站著,“時然,你怎麼跟霍總這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