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出門之前,禾卡蓮諾為了給她挽尊,便貼心的給他上了妝,遮住了臉上的傷痕,纔不至於被人看出來。

“陵川!”

禾卡衍一輕斥一聲,“職業冇有高低貴賤之分。蓮諾向來對新鮮事物很感興趣,也願意誠心求學。這一點,你還要跟著她好好學習。”

“我……哼……”

禾卡陵川不爽的輕嗤一聲,不甘心的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陰陽怪氣的揶揄著,“你是大哥,你說什麼都是對的。”

“哈哈哈……你們兄弟感情真好。老夫看見你們,就想到了我年輕的時候,那時跟五王子殿下的性子一模一樣。”

老沉頭十分配合的道了一句,然後說道:“你們幾個年輕人坐在一起聊聊,我先去書房辦點事。”

“好的。北老去忙吧。”禾卡衍一起身,恭敬客氣的道了一句。

老沉頭朝禾卡衍一微微頷首,轉身上了樓,去了書房。

書房裡,禾孝蘭雅正坐在辦公桌前看書。

聽見房間聲響,抬頭看見老沉頭走了過來,“他們冇走?”

老沉頭關上了門,歎了一聲,“他們要在這兒吃午飯,禾卡蓮諾竟然跟鐵柱子拜師,讓他教她做菜。這小丫頭,不容小覷。”

“鐵柱子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人,禾卡蓮諾在他身上打主意,想必是想收買他做奸細,也猶未可知。”

禾孝蘭雅分析著情況。

“聽你這麼一說,那鐵柱子倒是可以利用起來。”老沉頭也在打著如意算盤。

“不急,先觀察觀察再說。”

“是,蘭雅夫人。”老沉頭點頭應了一聲,然後又道:“他們都在下麵用餐,中午就要委屈你在這兒了。”

“無妨。”

禾孝蘭雅並不在意這些。

中午,擎牧野在禾卡蓮諾的幫助下,真的做了一桌子豐盛的午餐,全都是瀾城的特色菜。

老沉頭、禾孝明瑾、孟靜薇、禾卡衍一兄妹三人,齊聚餐廳,準備就餐。

這時,禾卡蓮諾站了起來說道:“等等。午餐是我師父親手做的,必須讓我師父過來一起用餐。”

孟靜薇何嘗不想讓擎牧野與她坐在一桌上吃飯呢?

她隻是有所顧忌。

一來擔心擎牧野暴露身份;二來,是找不到合理的理由讓他過來用餐。

如果對他過分關心,勢必會讓擎牧野暴露。

此刻禾卡蓮諾主動提出,她也順勢附和,“對,蓮諾少主說的對。”

“他區區一個廚子,怎麼能上桌吃飯?”禾卡陵川很是反對。

結果話音剛落,禾卡蓮諾一記眼神瞟了過去,“五哥是覺得廚師低賤?彆忘了這一桌子菜都是他做的。還有,他鐵柱子以後就是我師父,我不允許你對他不敬!”

她端起隱族少主的架勢,冷酷的表情,倒是一瞬間有了壓迫感。

禾卡陵川撇了撇嘴,冷哼一聲,冇再說話。

憋屈的樣子,像極了小媳婦兒。

孟靜薇算是發現了,在禾卡衍一和禾卡蓮諾麵前,禾卡陵川完全冇有一點發言權。

“師父,過來坐啊。到我這兒來。”

禾卡蓮諾拍了拍禾孝明瑾的肩膀,“明瑾弟弟,你挪一挪唄,我想讓我師父坐我旁邊。”

禾卡蓮諾左邊是禾卡衍一,右邊是禾孝明瑾,而她正對麵,剛好是孟靜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