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的,小姐說去哪兒就去哪裡。”

站在不遠處的擎牧野對孟靜薇挑了挑眉,壞壞一笑。

表情,自然是揹著禾孝明瑾做到。

禾孝明瑾心中有怨氣,但礙於老沉頭的威嚴,他不得不從,“走吧,趕緊的。”

禾孝明瑾冇好氣的道了一句。

“等我,我拿筆和本。”

孟靜薇轉身回到房間拿起筆和本,以及需要上課用的書籍,走出房間,便跟兩人一起朝書房走去。

書房在二樓西邊,偌大的書房內,幾排書架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書籍。

有隱族的、C國的、華國的,還有其他國家的書籍,各種類型的書籍都有。

豐富多樣的書,堪比小型書庫。

書房六分之五的空間是書籍,六分之一的空間是休閒區,設有辦公桌和沙發,設施齊全。

因為閣樓是連體雙閣樓,所以空間格外的寬敞。

“隻有一個辦公桌,要怎麼學習啊。”

孟靜薇嘟囔了一句,轉身走了出去,站在走廊上,對一樓的老沉頭喊道:“老沉頭,我跟鐵柱一起學習,能不能讓人再送一個書桌上來?”

正在跟禾孝蘭雅談話的老沉頭聽見孟靜薇的話,點了點頭,“好,你們先學習,我一會兒讓人送上去。”

“謝了。”

她道了一句謝謝,轉身進了書房。

隻有一個辦公桌,孟靜薇招呼著擎牧野,“咱們先把筆記本電腦挪一邊去,明瑾坐大班椅上,咱們兩個搬個藤椅坐這邊吧?”

“好,聽你的。”

擎牧野微微頜首,上前與她一起收拾電腦。

冇一會兒,一切收拾完畢,兩人並排坐在辦公桌的一邊,禾孝明瑾拿著書籍坐在對麵的大班椅上,端著教師的姿態,很嚴肅的說道:“昨天咱們學習了二十六個字母的發音,今天開始學習一些簡單的詞語和對話。”

他握著戒尺,輕輕地敲擊著桌麵,冷眸瞥了兩人一眼,“打開第十頁。”

“哦。”

孟靜薇應了一聲,翻開第十頁,擎牧野也乖乖的配合。

窗外陽光射了進來,白色光線灑落在兩人身上,隻聽見兩人清晰的朗讀著單詞,彷彿在那一瞬回到了學生時代。

講課講了很久,禾孝明瑾覺得口乾舌燥,放下書,“你倆趕緊熟悉單詞,我去喝點水。”

“好的,老師。”

在課堂上,孟靜薇一直稱呼禾孝明瑾為老師,但下課之後便會直呼其名。

很好的區分了工作和學習。

他起身走出書房,關上了門。

因為學習了新單詞,孟靜薇還在苦惱的記憶著單詞,結果擎牧野一把將她的書合上,“這麼認真?難怪以前在學校是學霸。”

孟靜薇顰蹙眉梢,偏著頭望著擎牧野時,發現他右手手肘撐在桌麵上托著腦袋,變了裝的臉雖然平平無奇,但那平庸感卻壓不住他自身的貴氣,總給人一種儒雅氣質。

“喂,在學習呢,好好學習。不然以後我不會隱語,會很麻煩的。”

上課就好好上課,他想做什麼?

孟靜薇心裡暗暗的想著。

結果話音剛落下,男人左手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將她往懷中一樓,右手順勢勾起她的臉頰,吻在了她的唇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