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知道你不信任我,也不想告訴我太多資訊。不過隻要你冇事就好,拜拜。”

大抵蕭承有些失望,才迅速掛了電話。

被一通電話叨擾,孟靜薇冇了心思學習,便開始把玩著手機。

叮咚——

一條資訊進來。

手機買回來之後她跟擎牧野都用了破解版的,可以翻譯成中文。

簡訊是擎牧野發過來的,簡短的幾個字:【帕子上有解藥。】

昨天的帕子是她特意將茶水倒在帕子上,然後找塑料袋裝著,揣在口袋裡帶出來的。

她隻是懷疑,冇想到是那茶水真有問題。

看來,黎允兒極有可能已經跟禾卡一族合作了。

又或是,極度冇有安全感的她兩麵三刀,想要左右逢源,纔想辦法跟禾卡一族談攏了。

【知道了。】孟靜薇握著手機,編輯了三個字,但想一想,又在表情包裡找了個‘香吻’的表情,一併發了過去。

叩叩叩——

突然,有人敲了敲門。

孟靜薇將手機放在桌子上,起身拉開門,看著站在門外的禾孝明瑾,手裡抱著書本,準備過來教她學習。

因為孟靜薇的臥室比較大,一半是休息區,一般可以隔開做學習區。

為了方便學習,她也冇懶得換到書房。

可當知道禾孝明瑾對她的心意之後,孟靜薇忽然覺得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很是不妥。

“明瑾,要不……”

孟靜薇正想提議去書房學習,更加方便一些,結果她話還冇說完,就見擎牧野出現在禾孝明瑾的身後。

“明瑾少爺,我也想跟你一起學習。”擎牧野穿著黑白格子衫,一副平庸的裝扮顯得他憨厚老實。

禾孝明瑾被突然出現的擎牧野嚇了一跳,冷著臉回頭瞪著他,“不行!”

一想到昨天他被‘鐵柱子’坑了兩萬塊錢,他心裡就一陣窩火。

“這是我僅有的兩萬塊錢,喏,給你,就當做是我學費好吧?”擎牧野從口袋裡掏出兩萬塊錢。

這錢,正是昨天禾孝明瑾給他的。

看見錢,禾孝明瑾一把就去抓,結果擎牧野手往後一挪,反問道:“你教不教我?”

“那你先把錢給我。”禾孝明瑾攤開手,一副‘你不給我錢就免談’的架勢。

麵對威脅,擎牧野絲毫不屈服,反而轉身走到樓梯口,對樓下朗聲道:“北老先生,明瑾少爺他不願意教我。”

老沉頭真正的名字叫禾孝北,擎牧野的身份是家裡的傭人,便隻能尊稱一聲‘北老先生’。

“明瑾?!”

樓下立馬傳來老沉頭的怒斥。

禾孝明瑾臉色當即黑了下來,瞪著擎牧野,卻見擎牧野憨厚一笑,“嘿嘿嘿,北老先生的意思,給你錢就見外了,還是不給你了吧。”

他一本正經的說著,一邊把錢揣進口袋裡,氣的禾孝明瑾險些一口氣冇背過去。

這樣調皮的擎牧野是孟靜薇不曾見過的,不免讓她忍俊不禁。

“知道了!”禾孝明瑾對老沉頭應了一聲。

然後就聽見老沉頭大聲說道:“以後‘鐵柱兒’就保護靜薇的安全,你務必讓他語言流暢才行。”

禾孝明瑾氣的麵露豬肝色敢怒不敢言。

孟靜薇心中好笑,隻能強忍著笑意,提議道:“去書房吧,不然我房間容不下三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