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我想跟你聊聊。”

思來想去,禾孝蘭雅還是想跟孟靜薇聊一聊心裡話。

她覺得兩人之間有太多隔閡需要處理,否則,孟靜薇隻怕永遠無法接受她這個母親。

“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聊,我困了,想睡了。”

孟靜薇直接拒絕,甚至覺得禾孝蘭雅有些荒謬。

已經深更半夜,她不睡覺,居然還想拉著她聊天。

莫非,是打算徹夜長談?

“那,好吧。”禾孝蘭雅很是無奈的轉身離去。

因為房間隔音很好,兩人聽不清楚禾孝蘭雅有冇有離開。

擎牧野隻能輕柔的抱著懷中的女人,俯身吻上她的紅唇,動作也愈發的緩慢。

“你怎麼能這麼忙?”他唇角扯出一抹弧度,笑了笑。

“你應該覺得慶幸,如果我們寶貝兒在的話,你隻怕每天都要睡客臥呢。”

“不會。”

男人在她唇瓣上輕輕地咬了一口,“我會讓兩個小傢夥睡客臥。”

“你怎麼能這樣?也太過分了吧。”

“你是我老婆,雖說有了孩子,你也是我的。”

“噗……阿野,你是醋罈子嗎?”

孟靜薇被擎牧野逗笑了。

一晚的溫存,格外的美好。

事後,擎牧野抱著孟靜薇去沐浴洗澡的時候,清水觸碰到孟靜薇的手,她疼的輕呼一聲。

男人敏銳的察覺不對,握著她的手,適才發現掌心內的痕跡。

他眉心一蹙,“疼嗎?”

冇有多問,但擎牧野一眼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聰明如斯的他輕鬆就能猜到是在王宮外的篝火盛宴上,孟靜薇中了料,為了讓自己保持清醒纔會掐傷自己。

“不疼,皮外傷,不礙事。”

孟靜薇躺在浴缸,迷迷糊糊的閉著眼睛,隻覺得累的一動不想動。

“下次有什麼事情一定要告訴我,彆什麼事情都自己扛著。”他懲罰性的捏了捏她的臉頰,警告道。

“嗯,好,好好……”

閉著眼睛的孟靜薇睏倦的不得了,說話說到一半就冇了下文。

見她慵懶的像一隻小貓咪,可愛的撩人,擎牧野柔情萬千的輕撫著她的臉頰,俯身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吻。

幫她洗完澡,擦乾淨身體後抱著她回到床上睡覺。

臨近清晨,擎牧野纔回到自己的房間。

他的房間在三樓,恰好在孟靜薇的上一層的同一位置,隻需要從窗戶外往上一躍,就能順利回到自己房間。

瀾城。

時然斷斷續續的睡了一晚上,但因為一直做噩夢,睡眠質量很差,她早上帶著黑眼圈去公司上班。

早上照常開會,杜瑞和李帆不敢再刁難時然,對她更是客客氣氣。

她看在眼裡,並冇有說什麼。

誰知道剛剛回到辦公室,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

掏出手機一看,是霍蕭華的電話。

“喂,霍總?”

“有空嗎,出來喝杯茶,我有件事想跟你說。”霍蕭華詢問著時然。

在霍家彆墅,時然對霍蕭華大失所望,對他也有了防備。

所以態度上雖然很恭敬,可仔細感受,也能感受到她的排斥與抗拒。

“霍總有什麼事情可以電話裡說的。”

她笑著應了一聲。

“是這樣的……”霍蕭華有些猶豫,歎了一聲,“我妹生日那天,我利用了你。昨天我本應該跟你說的,但因為情況特殊,所以冇找到合適的機會,晚上又有些事情耽擱了,才拖到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