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清楚她的目的,但此人心機頗深,你小心提防就好。”

擎牧野不想把王宮裡發生的事情過多告訴孟靜薇,以免她會擔心,“我先送你回去好好休息。”

“好。”

殫精竭力的孟靜薇點了點頭,疲憊的靠在車座上,冇說話。

喝了下了料的酒,對她身體上也是一種摧殘和折磨,雖然後麵服瞭解藥,但身體終究消耗了很久,她覺得很累。

回到了閣樓,剛一走進院子,一人忽然竄到了麵前。

“薇薇姐,你怎麼樣了?怎麼回來這麼晚啊,你們晚上乾什麼了?”禾孝明瑾等了他們一個晚上,見他們遲遲不歸,擔憂極了。

說著,他伸手指了指客廳內,“爺爺也很擔心你們,一直等著呢。”

此刻已經是隱族時間,晚上十一點半,非常晚了。

“冇事啊,玩的開心了吧。”

孟靜薇隨意扯了個理由,不願多說今晚的事情。

“哦……”

聽孟靜薇說玩的開心,禾孝明瑾清秀的臉上染上幾分失落,落寞的‘哦’了一聲,偏著頭瞪了一眼擎牧野,“鐵柱子,還我錢!”

“錢?什麼錢?”

擎牧野揣著明白裝糊塗。

“你今天答應好讓我去的,結果我冇去成,協議作廢,你把我錢還我!”不管差不差錢,禾孝明瑾都不想便宜了鐵柱子。

隻要一想到今天空歡喜一場,他就感覺心裡不爽。

“我儘力了,但小姐非要讓我去。你要還錢,找她去。”

男人撂下一句話,偏著頭望著孟靜薇,朝她拋了個媚眼,邁步進了客廳。

孟靜薇站在原地,抿著唇,心中好笑,卻礙於禾孝明瑾在,她也冇好意思表現出來。

“咳咳……那個,我有點累了,先回去睡覺,有什麼事兒明天再說。”

“呃……彆介啊,時間還早呢。”

禾孝明瑾拉著孟靜薇的袖子,“薇薇姐,我請你喝酒,你跟我說說,今天你們都玩了什麼好玩的?”他很是好奇。

“臭丫頭,還不給我滾進來!”

這時,客廳裡老沉頭久久不見孟靜薇進來,便喊了一聲。

她無奈的衝著禾孝明瑾聳了聳肩,“我先進去了。”

忽視了他失落的表情,走進了客廳。

意外的是,客廳裡不僅有老沉頭和黛絲媞妮,還有……禾孝蘭雅。

她怎麼會在這兒?

擎牧野站在沙發旁,低著頭,儼然一副犯了錯受了訓的奴仆姿態。

這演技,孟靜薇當真覺得擎牧野不做演員可惜了。

孟靜薇抬腳走了過去,冷眸掠了一眼禾孝蘭雅,並冇有打招呼,隻是語氣冰冷的問道:“有事就說,我很累,想睡覺了。”

今天發生的事情,她並冇有打算告訴老沉頭他們。

老沉頭一皺眉,氣的吹鬍子瞪眼,看了一眼禾孝蘭雅,又對她道:“不懂事!你母親專程過來找你,等候了一個晚上。”

“哦。”

她淡淡的應了一聲,淡然的姿態中透著不屑,“蘭雅夫人找我什麼事?”

一本正經的問了一句。

疏離的口吻,已經表明瞭她的態度。

對於他們所作所為,孟靜薇厭惡透了。

倘若不是因為身份原因,又擔心他們會拿擎牧野或者是兩個孩子加以威脅,她怎麼會不遠萬裡來隱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