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嗎。”

擎牧野劍眉挑了挑,唇角扯出一抹弧度。

女人抬起手肘撐在擎牧野的肩上,一副俠女般的豪爽,“從我第一眼看見你,就察覺到你麵部的異常。雖然你喬裝的極好,瞞得過所有人,可唯獨瞞不過我的眼睛。”

易容是禾卡蓮諾最擅長之事,也是最喜歡的業餘愛好。

年少時,因為隱族少主的身份不能離開王宮,她隻好喬裝打扮,結果成功騙過士兵,離開了王宮。

自那之後,她時不時的喬裝打扮,一來二去,就成了易容高手。

誰能知道僅僅隻是個人喜好,竟無意中幫了她大忙。

“不愧是隱族少主,睿智聰穎,一副天真無邪的性子當真是誆騙了世人。”

原本因為孟靜薇身旁情敵眾多,擎牧野隱隱按捺不住自己,想要暴露身份,冇承想禾卡蓮諾竟然識破了他的身份。

他自然也懶得偽裝。

“世人愚昧而已,可怪不得本少主。”

禾卡蓮諾轉身,走到右邊窗戶旁的書桌上,從上麵拿出一樣東西,優哉遊哉的走到擎牧野的麵前,緩緩抬手,將東西呈現在他的麵前,“這,應該是你真實身份吧。”

她手中是一張照片,而那張照片上的人不是彆人,正是……擎牧野!

即使擎牧野知曉禾卡蓮諾聰明,可當她拿出照片的那一刻,他還是有些詫異。

這女人,不簡單。

“沉默算是默認了。”

禾卡蓮諾自信的勾起紅唇,一雙瀲灩水眸看著手中的照片,“劍眉星目,鼻若懸膽,生的倒是俊朗,很有男人味兒。容貌,倒是跟我喜歡的類型一模一樣。幸好你本人霸道冷酷,不似那些小鮮肉一樣娘裡娘氣,不然本少主就該噁心了。”

她拿著照片,一邊低頭欣賞著,一邊呢喃著。

說完之後,她站在擎牧野麵前,雙手環胸,偏著頭,盯著他的臉,“真想看看你的模樣。喂,能不能把妝卸了?”

擎牧野依舊目光冰冷,麵色冷酷。

禾卡蓮諾以為他會拒絕,又補充了一句,“作為交換,我會答應幫你隱瞞身份。”

反向操作,讓人摸不清她的想法。

“理由?”他惜字如金。

“你來隱族的目的是為了孟靜薇,而那些幕後之人不知道你的存在,你便是他們計劃之外的人物。本少主很期待你暴露身份後破壞他們計劃的那天。”

她手中皮鞭輕輕的挑了挑他的下巴,“畢竟,於我有利。”

“既如此,我就更不該成全蓮諾少主了。”

擎牧野說完,轉身就走。

那意思似乎在說:我走了,你可以昭告天下,公佈我身份了。

“你……等等!”

揣摩不透他的性格,禾卡蓮諾無法拿捏擎牧野,這種失策的感覺很糟糕。

她三步並作兩步跑到擎牧野麵前,攔住他的去路,“這樣吧,你隻要肯卸妝給我看,我保證孟靜薇遇到危險時我會儘我所能保她一次。你應該清楚,我可以做到。”

禾卡蓮諾很聰明,知道從他最在乎的人身上下手。

效果顯著。

擎牧野猶豫了一秒,欣然同意。

在隱族,危機四伏,誰也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樣的意外,倘若有禾卡蓮諾口頭的‘免死金牌’,倒值得他這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