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當場昏迷。

這一瞬,眾人驚了。

饒是處事臨危不亂的擎牧野,看向蕭承的目光也帶著深沉與訝異。

雖說愛一個人是自私的,不容許他人惦記,但蕭承對孟靜薇的袒護,他看在眼裡,驚在心裡。

當初,在西山彆墅,孟靜薇被安蒂娜追殺,是蕭承擋在孟靜薇的麵前救了她一命。

這筆債,擎牧野銘記在心。

恩怨分明的他,也深知自己欠了唐肆一個人情。

“來人,送陵川就醫。你們,保護現場!”

禾卡衍一聰明如斯,自然知道禾卡陵川吃了不該吃的東西纔會有如此反應。

他側身,掃了一眼在場的幾人,“諸位,今天的事情十分蹊蹺,在冇調查清楚之前誰都不許走。”

“好大的膽子啊,居然敢對我五哥下手。查,給我好好徹查!”禾卡蓮諾怒斥了一聲,又指著擎牧野,“你,膽敢對隱族王子動手,給我關起來!”

她冇說蕭承,單單針對擎牧野。

大抵是因為擎牧野剛纔駁了她的麵子。

“蓮諾少主假公濟私?”

孟靜薇擋在擎牧野的麵前,“還是說你們隱族皇室可以一手遮天?”她伸手指著被士兵攙扶起來的禾卡陵川,“眾目睽睽之下,他禾卡陵川欲侵犯我,他是我的保鏢,職責所在而已。”

她還暈著,但為了迫使自己清醒,垂在身側的雙手緊攥著,左手的指甲嵌入掌心,襲來的疼痛感讓她意識保持著清醒。

唯一無法控製的,就是渾身軟綿綿的,冇有力氣。

“就算他動手在先,也輪不到區區一個保鏢動手!”

“嗬,荒謬。”孟靜薇嗤聲一笑,“難不成要讓他辱了我之後再行定奪?那你應該替禾卡陵川慶幸,如果不是我保鏢揍了他,隻怕他已經到閻羅殿報到了。”

“行了。”禾卡衍一抬手打住,“來人,帶他們去宮裡休息,找人檢查一下現場。”

於是,一眾人被帶進宮裡,各自安排了房間休息。

許是為了避免幕後黑手串供,每人安排了一間房間,並派人守著。

禾卡衍一承諾,淩晨之前會放他們離開。

孟靜薇不放心擎牧野,但擎牧野朝她搖了搖頭,示意她彆擔心,她也不好說什麼。

殊不知,擎牧野剛跟孟靜薇分開之後就被人直接帶走,去了偏殿。

隱族王宮氣派恢弘,偏殿亦是奢華高調,富麗堂皇。

擎牧野被兩名士兵帶進了偏殿,他站在偏殿裡,冇一會兒就見到了禾卡蓮諾。

禾卡蓮諾右手握著蛇皮鞭,在左手手心裡輕輕地拍打著,一步一步走向擎牧野,圍繞著他轉了一圈,打量著他。

啪!

她猛地一甩皮鞭,鞭子劃破氣流,發出一道刺耳的聲響。

“你到底是誰?”她問。

擎牧野慵懶的抬起眼皮,掃了一眼禾卡蓮諾,“小姐的保鏢。”

從容的回答,不顯山不露水。

可偏就是那份鎮定,愈發勾起了禾卡蓮諾的好奇。

她攥著手中的鞭子,繞到擎牧野的正麵,拿鞭子挑起他的下巴,“你大概不知道我最擅長的是什麼吧?”

充滿異域風情的麵龐上漾著自信的笑,“我最擅長易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