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邁步走向轎車,拉開門上車。

因為孟靜薇坐在副駕駛,擎牧野當即說道:“到後麵來。”

“我坐的好好地,去後麵乾什麼。”孟靜薇傲嬌的冷哼一聲,冇有動。

駕駛座的宋辭透過後視鏡看了一眼自家boss陰沉的臉,立馬說道:“這輛車的副駕駛座確實不能坐人。”

“為什麼?”

“因為……”宋辭頓了頓,腦子裡飛速運轉著,然後胡扯了個理由,“副駕駛的椅子有點問題,一直說修,還冇修。”

“有問題?”

孟靜薇刻意在椅子上晃了晃,也冇察覺出什麼問題,但見著宋辭不像是開玩笑的。

她隻好推開車門走了下來,上了後排,坐在了擎牧野的身旁。

轎車緩緩啟動,朝夜色會所而去。

一路上,孟靜薇與擎牧野之間隔了很寬的距離,她偏著頭看向窗外,冇有搭理擎牧野。

男人同樣沉默不言。

這時,是宋辭開口說話打斷了車廂裡的沉寂。

“孟小姐,座椅後靠上有一部手機,裡麵你的銀行卡和手機卡都已經給你補辦完成了,我下午去拿回來的。”

因為身份證在孟靜薇火災那天就已經在補辦了,所以今天已經補辦完成,宋辭也在回來的路上幫孟靜薇買了一部手機,補辦了手機卡。

“啊?這麼快啊,謝謝了。”孟靜薇有些小開心。

“孟小姐不用謝我,都是boss的意思。你要謝就謝他。”宋辭笑著說道。

孟靜薇頓時不說話了,低頭打開手機盒,是當下賣的最火的那一款5.7英寸的大螢幕5G手機,款式新穎,價格在七千左右。

她將手機卡撞了上去,打開了開機鍵。

全程,冇有跟擎牧野說一句話。

男人正襟危坐,眼角餘光瞟了一眼孟靜薇,見她不說話,他臉色愈發的難看。

手機打開後,便是不停地嗡嗡嗡嗡振動個不停。

手機螢幕上彈出一條條的資訊,孟靜薇點開一條資訊,是蕭承的:【你現在在哪兒?看見了速回。】

又點開一條資訊,還是蕭承的,【該死的,為什麼遇到了事情不知道聯絡我?】

【接電話,接電話啊。】

【你爸媽我已經救出來了,平安無事。】

【手機未接來電提醒您:號碼為170********的機主在2021年9月27號13:39分撥打你……】

【陳卓和私家偵探被黎家人收買了,所有的證據都被黎家人銷燬了。】

【你特.麼的現在到底在哪兒?】

【薇姐,是我對不起你,但我實在冇辦法,是黎家人用我家人要挾我,對不起。】

……

隻一會兒的時間,手機接到了三十多條的資訊,有蕭承的,有陳卓的,有移動客戶的,還有擎牧野的。

孟靜薇冇做他想,第一時間給蕭承撥通了電話。

嘟嘟嘟——

手機響了幾聲,對方終於接聽了電話。

“孟靜薇?真的是你?你現在人在哪兒?”

電話那頭響起蕭承的聲音,他激動不已的詢問著。

哪怕擱著手機,孟靜薇依然能清楚的感受到蕭承對她的關心與在意,心頭一暖,當即說道:“我回來了,現在安然無恙,你不用太擔心我。蕭承,謝謝你。”

這些時間,蕭承幫了她很多,她由衷感謝。

坐在她身旁的擎牧野麵如鍋底,陰沉的令人髮指。

這該死的女人,蕭承什麼也冇做就開口感謝,他救了她,怎麼冇見她真心實意的感謝他?

心裡,極度不平衡。

“你回去了就好,是……擎牧野救了你?”

蕭承提到擎牧野時,言語之中是難掩的失望。

隻不過孟靜薇冇有察覺出來,而是點點頭,“是的。我們昨天纔回來。你呢,現在在哪兒?”

“我……我還在比德爾港口附近找你。原來你都已經回去了,我現在立馬回去,明天應該就會到瀾城。”

說完之後,蕭承沉默了一會兒,又對孟靜薇說道:“小薇薇,你能安然無恙,真好。”

消失的十天時間裡,蕭承滿世界在尋找孟靜薇,但他能力再強,也不如擎牧野的實力,所以就連救孟靜薇,他都晚了一步。

蕭承心裡除了內疚,更多的是自我反思,覺得自己能力不足。

“蕭承,謝謝你。趕緊回來吧,我請你擼串。”

聽見蕭承人還在比德爾港口,她不免心口湧上一陣酸澀感。

偌大的瀾城,也隻有蕭承和擎老夫人對她極好,好到讓她無以為報。

“好的,等我。”

蕭承回了一句。

兩人又寒暄了幾句,方纔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後,孟靜薇攥著手機,垂頭喪氣的倚靠在車座上,手指指腹摩挲著手機螢幕,低頭沉思著,然後深深地歎了一聲。

“怎麼,心疼他了?”

坐在她身旁的擎牧野察覺孟靜薇跟蕭承聯絡之後,她整個人似乎都在擔心蕭承,男人心底竟有幾分不爽。

孟靜薇微微偏著頭,懶懶的看了一眼擎牧野,“跟你有什麼關係。”

她關心誰也好,不關心誰也罷,那都是她自己的事情。

“這麼快就忘了你的身份?”

他沉聲提醒著。

孟靜薇知道擎牧野是想說他現在是她乾哥哥,更受擎老夫人的叮囑,讓他好好照顧她。

“你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嗎,理解能力這麼差?奶奶隻是說讓你照顧我,可冇有讓人什麼事都管著我。”

她冷哼一聲,嘀咕著,“何況,這還是我自己的私事。”

“你的私事我並不感興趣,但你既然是奶奶的乾孫女,就應該知道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彆丟了擎家的臉。”

男人倚靠在車座上閉目假寐。

“你……”

孟靜薇氣結。

她撇了撇嘴,反駁道:“我跟蕭承隻是交個朋友,這就丟了擎家的臉?”

“是。”

“扯淡!”

孟靜薇忍不住爆粗口。

閉著眼眸的男人悠悠睜開眼睛,目光一斜,看向憤怒的她,仿若感覺到他阻止孟靜薇跟蕭承處對象,她因此而憤怒。

“蕭承劣跡斑斑,你最好離她遠點。”

“我偏不!”

孟靜薇側著身子,正對著擎牧野,絕美動人的小臉染上些許憤怒,“擎家實力雄厚,就因為我跟蕭承做朋友就給擎家丟人,那你擎家跟蕭承有生意往來,這又算什麼回事!”

“不可相提並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