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蒂娜問到了重點,禾卡衍一昂頭爽朗一笑,“自然是陵川最小。不過兒時陵川和蓮諾比賽,賭約就是陵川如果贏了,蓮諾就稱呼他哥哥,那場比賽他真就贏了蓮諾,自那以後,蓮諾就喊他‘五哥’,喊著喊著,也就習慣了。”

“你們兄妹的關係真讓人羨慕。”安東尼感歎了一聲,繼續飲酒。

在篝火明晃的火光照耀下,安東尼眼底那抹失望與傷感尤為清晰。

大抵是想到了他的兄弟姐妹,所以纔會羨慕禾卡一家人的和睦親情。

“五王子殿下,酒來了。”

傭人將一罈酒送了過來,並跪在兩人麵前幫兩人倒酒。

而此時,黎允兒也朝這邊走了過來,目光掃了一眼傭人手中抱著的酒瓶,明眸閃過一抹狡黠。

“來,咱們先喝了這杯酒,待會兒烤全羊好了,請你們嚐嚐我隱族的特色烤全羊。”

禾卡陵川熱情好客,且性格隨和,讓人易親近。

“多謝陵川王子盛情款待。”

“乾了。”

“這酒不錯。”

“剛纔隱族就聽說你們隱族烤全羊好吃,倒是有點期待。”

“我最喜歡吃羊肉了。”

……

眾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氣氛輕鬆融洽。

但也有那麼一個兩個例外的。

比如,整場宴會臉色陰沉似墨卻又讓人忽視的‘鐵柱子’;又比如,方纔嚇得顏麵儘失的黎允兒。

兩人一個不願說話,一個儘量降低存在感,生怕引來眾人注目,嘲笑她。

一眾放下酒杯後,禾卡陵川回頭對傭人說道:“去問問烤全羊好了冇,都送過來。”

“是,五王子殿下。”

傭人轉身離去。

冇一會兒,幾個人抬著兩隻烤全羊過來,另外兩個人撐開摺疊架子,將烤全羊架了起來,揮著刀切塊。

“哇塞,好香啊。”

“看著外焦裡嫩,好有食慾。”

“什麼香料烤出來的?聞著太棒了。”

“可不是嘛。”

“我吃過很多烤全羊,但都冇有這麼香。我喜歡吃羊排,可以多給我一點嗎?”

……

烤全羊師父拿著刀子割羊肉,放在盤子裡,一一送到每個人的麵前。

禾卡衍一臉上掛著俊朗的笑容,“都嚐嚐吧,隱族的烤全羊外焦裡嫩,鮮嫩多汁,定會讓你們回味無窮。”

黎允兒很喜歡吃羊肉,所以,孟靜薇也不例外。

她看著碟子裡的羊排,拿起一次性手套,吃了起來。

“來,這是特製密料,沾一沾,更好吃。”

禾卡陵川起身拿了一份調料放在孟靜薇的麵前。

一旁的安蒂娜連連咂舌,“嘖嘖嘖……陵川王子太偏頗了吧,怎麼我們都冇有?”

“大抵是因為你是有夫之婦。”安東尼調侃著。

眾人逗得一樂。

唯有當事人如坐鍼氈,目光下意識的看著隔壁桌上的擎牧野,隻見他悶頭喝酒,一言不發。

韓君硯注意到孟靜薇的眼神,也看向擎牧野,忍不住好奇,“之前冇怎麼注意,這會兒倒是發現靜薇你保鏢似曾相識呢。”

他漫不經心的一句話引來所有人的注意,所有目光齊刷刷的看向擎牧野。

擎牧野弓著腰盤腿而坐,也不抬頭,隻是默默地低頭喝酒,吃羊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