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喊不要緊,一聲‘老婆’可把孟靜薇嚇得夠嗆,她下意識的四下看了一眼,發現四周無人,方纔鬆了一口氣。

“小心隔牆有耳。”她提醒著。

“我知道。”

擎牧野偏著頭,朝著她挑了挑眉,笑了笑,“倘若不是不方便,我還會跟你保持這麼遠的距離?”

剛纔孟靜薇冇怎麼注意,此刻才察覺,從山上下來,擎牧野與她之間一直刻意保持著五十公分的距離,以免被人發現端倪。

……

瀾城。

時然陪著唐肆一起吃了午餐,唐肆心中怒火漸消,又陪著他喝了一杯咖啡,唐肆方纔滿意的離開。

當然,至於‘收購’朝雲電競的事情,卻對時然說道:我回去考慮考慮。

時然隻覺得怒火中燒,卻無計可施,隻能氣哼哼的去醫院找到了袁威的母親。

病房裡,林夢正照顧著袁威母親,見時然過來,林夢跟她叮囑了一些注意事項,方纔離開。

時然在醫院的陪護床睡了一夜,次日給袁母洗漱,買了早餐並餵飯,悉心照料。

因為昨天唐肆到公司一番警告,杜瑞和李帆也不敢在找茬,哪怕時然遲到去公司,兩人也隻得笑臉相迎的上前。

“啊哈哈哈,然然來了呀。吃過早飯了冇,我今天早餐買的多,要不要吃點?”

“對對對,我早餐也買的挺多,咱們一起吃點吧。”

杜瑞和李帆兩人苦哈哈的等著時然過來,從她剛走出電梯就立馬上前諂媚,想要打聽打聽關於公司的事情。

“跟不喜歡的人一起用餐,反胃。”

時然拎著包包,冷眸瞥了兩人一眼,繞過他們直接走了。

兩人過於務實,昨天發生的一切她都看在眼裡,知道兩人的秉性,甚至懶得跟他們虛與委蛇。

她走了,杜瑞和李帆兩人四目相對,臉上浮現幾分無奈和氣惱。

敢怒不敢言。

然後,兩人立馬追了過去,圍繞著時然左右。

“哈哈哈……今天天氣不錯,你冇事的時候可以帶你男朋友出去散散心啊?公司裡有我跟老李,你不用擔心的。”

杜瑞嘿嘿一笑的奉承著。

另一旁的李帆點頭如搗蒜,“對啊,對啊,這時候帶著男朋友出去走走,剛好呢。”

聞言,時然步子一頓。

她好看的眉緊緊蹙起,左右看了一眼,將厭惡直接寫在臉上,“你們兩人很閒?能不能離我遠點,我還要拉讚助,否則我怕被人踢出公司。”

明顯是在表達心中不滿。

杜瑞和李帆怎麼會不知道她在記仇?

“呃呃……那天的事兒怪我們,太沖動了,不是擔心公司業績嗎。咱們公司一直在發展期,也不容易,所以給你施加了壓力,希望你能理解。”

說到這兒,杜瑞順勢問道:“昨天唐總說要收購公司,是開玩笑的吧?咱們這種小公司,也入不了他的法眼啊。”

“我又不是唐肆,你問我有什麼用!”

時然撂下一句話,直接進了辦公室。

兩人立馬跟了過去,結果剛剛走到門口,便見到時然砰地一聲甩上了辦公室的門,差點撞到兩人的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