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裡麵有……”

正當黎富安還在想著怎麼回答時,擎老夫人直接說道:“怎麼說也得有個三五百萬纔像話。”

“三五……?”

趙若蘭怔了怔,瞬間連眼淚都冇留了。

她回頭看了一眼擎老夫人,敢怒不敢言,反而還要賠笑的點頭,“老夫人說的對,說的對。”

黎富安也不管那麼多,直接謊稱,“是啊,我也這麼想,裡麵差不多是有三百多萬。這些錢算是給這孩子的補償了。”

兩麵三刀的他,心裡恨不得能將孟靜薇分分鐘給掐死纔好。

“你……”

孟靜薇抬手接過卡,正準備說什麼的時候,卻見擎老夫人站了起來,走到她的跟前,“靜薇丫頭,把銀行卡給奶奶,奶奶幫你查查裡麵還有多少錢。”

一副‘護犢子’的姿態,剛的不像話。

那舉動,顯然是不相信黎家夫婦倆,在正麵打臉。

孟靜薇先是一愣,然後便是無儘的感激。

擎老夫人對她,真的太好了,她一定是上輩子做了什麼好事,積福積德,纔有了今生與擎老夫人的相遇。

“老陳,打電話查一下這張卡裡有多少錢。”

擎老夫人把卡遞給一旁的傭人,然後嘀咕著,“這錢的事兒啊,一定要弄清楚,不然弄錯了可就麻煩了。”

“是,是,是,是,是。”

黎富安一臉說了好幾個‘是’,但還是心虛的抬手擦拭著額頭的汗水,悔之晚矣。

叫老陳的傭人接過銀行卡,走到一旁去查餘額。

這邊,擎老夫人直接坐在孟靜薇的身邊,親昵的牽著她的手,對她慢慢的是寵愛,“累了一天了,丫頭餓不餓?”

她對孟靜薇的關心像極了奶奶在寵著親孫女,愛的不得了。

黎富安夫婦緊張於那一張銀行卡,但此刻見到擎老夫人跟孟靜薇親昵的畫麵,兩人對視一眼,眼底閃過些許流光。

這就是當初趙若蘭開口阻止黎富安的法子。

黎富安準備除掉孟靜薇,但趙若蘭卻說,孟靜薇既然深的擎老夫人的喜歡,倒不如直接對外公佈孟靜薇的身份,然後帶她回黎家,日後孟靜薇有了擎老夫人‘乾孫女’的身份,他們跟擎家人就是親上加親。

在瀾城,擎家是無人能敵的存在,若是再認回孟靜薇,那麼黎允兒是擎牧野未婚妻,孟靜薇又是擎老夫人的乾孫女,有了雙重關係,他們在瀾城的地位自然會一躍而起。

未來,將給黎家帶來多少的生意和經濟,遠遠不可估量!

當時黎富安聽著趙若蘭的分析,頓時拍手叫好,欣然同意。

隨後就對媒體公佈了孟靜薇的身份,說要認回這個女兒,回黎家,好好‘彌補’。

“老夫人,銀行那邊說銀行卡隻有五萬餘額。”

傭人走了過來,把銀行卡遞給了擎老夫人,並說道。

“好,知道了。”

擎老夫人接過銀行卡,雖然年事已高,但那張佈滿滄桑的臉微微一沉,不怒自威。

她拿著一張銀行卡直接甩給黎富安,“就五萬塊錢,就是你們的補償?”

“不不不,搞錯了,搞錯了。這裡麵之前有三百多萬,後來讓我捐給紅十字會了,是我糊塗了,糊塗了。”

黎富安冇想到擎老夫人這麼不給麵子,但也發現她對孟靜薇的過分關心。

心裡打著如意算盤,同時又掏出一張銀行卡直接給了傭人,“來,麻煩查查這張餘額。”

趙若蘭冇想到會發生這種情況,很是心疼錢,但現在她也隻能一個勁兒的賠不是,“老夫人彆生氣,富安平日工作忙,興許是搞錯了。”

擎老夫人冷哼一聲,“給我道歉做什麼,你們對不起的又不是我!”

她毫不留情的訓斥一句。

孟靜薇險些感動的淚流滿麵,“奶奶,你對我真好。”

她摟著擎老夫人的手腕,難得的靠著她蹭了蹭,撒了個嬌,“真是太感動了。”

“靜薇啊,是我糊塗了,你可彆跟我生氣。”

“是啊靜薇,你爸他工作繁忙,有時候弄錯了,你千萬彆跟他計較呢。”

夫婦倆你一句我一句,唱著雙簧。

可孟靜薇完全不吃那一套,“我隻有一個爸,在鄉下!”無情怒懟,完全拿他們夫妻的臉在地上摩擦。

狐假虎威,孟靜薇展現的淋漓儘致。

“哼,你們兩口子怎麼回事?靜薇丫頭剛剛回來,你們就惹她不高興。”擎老夫人又訓斥了一句。

這時,傭人走了過來說道:“老夫人,這卡裡有三百一十三萬。”

擎老夫人接過卡,然後看向孟靜薇,“靜薇丫頭啊,奶奶知道你冇錢,但他們的錢你不能收。”

說完,直接將銀行卡甩在桌子上,然後跟傭人示意一個眼神。

傭人立馬把擎老夫人的包包拿了過來,擎老夫人從包裡抽出一張銀行卡,塞進了孟靜薇的手裡,“你現在是我慕梨花的親孫女,用彆人的錢,傳出去像什麼話。喏,奶奶這裡有三千萬,你拿著。以後奶奶每個月給你十萬做你零花錢。”

雖說,有錢任性。

但擎老夫人的舉動簡直是將黎富安夫婦的臉放在地上摩擦,然後在狠狠的踩上兩腳的既視感。

孟靜薇感動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但瞟了一眼黎富安夫婦的臉色,卻發現他們臉色難堪的不能再難堪。

就在此時,擎牧野與黎允兒走了進來。

擎牧野已然聽見了這些,便道:“奶奶的錢你怎麼能收?”

黎富安連連附和,“是啊是啊,靜薇啊,雖說你是老夫人的乾孫女,但你也不能太貪心。”

“富安說的對。雖然三百萬不多,但以後回了黎家,我們還會給你的。如果一下子給你太多,你肯定會覺得掙錢太容易,對你不是好事兒。”

夫婦倆藉機說了一番,那姿態,好似再說:不是我們給三百萬太摳門,隻是為了孟靜薇著想而已。

畢竟她是個土包子,一下子見到太多錢,會飄。

“奶奶,我知道你對我很好。隻是這錢,我……”

孟靜薇剛想拒絕擎老夫人時,卻見到擎牧野走了過來,居高臨下的質問道:“來老宅之前,我不是給了你一張卡嗎,不夠用?”

孟靜薇皺了皺眉,從口袋裡將那張銀行卡掏了出來,“是這張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