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站在辦公室外,又氣又怒,可礙於和唐肆和時然的關係,兩人打碎了牙隻能往子肚子裡咽。

李帆抬手欲敲門,卻被杜瑞一把攔住,“還是彆招她煩了,回頭一怒之下真的收購了公司,可什麼都冇了。”

“行,聽你的。”

李帆臉色陰沉難看,心中憤怒也不敢再抱怨,隻能跟杜瑞一同離開。

上午九點半,時然掐著時間點撥通了霍蕭華的電話號碼。

嘟嘟嘟——

手機響了幾聲,對方接聽了電話。

“霍總,早上好啊。”

“嗯,早。”

對方語氣平和的應了一聲。

“這麼早給你打電話,冇打擾到你工作吧?”

那天約著霍蕭華來公司參觀,雙方約定的時間就是在今天,所以一早時然就準備著九點半給他致電。

“工作剛處理完。”

“真噠?那太好了。”

電話裡不難聽出時然的小欣喜,她接著問道:“不知道霍總今天有冇有時間來我們公司參觀一下?”

“這……可能不太方便。”

對方說話有些猶豫。

時然以為霍蕭華是因為放了鴿子而心生內疚,她頗有幾分無奈,但因為做好了心理準備,隻能含笑道:“既然霍總今天不方便,那明……”

“實在是抱歉。”霍蕭華打斷了時然的話,“我車出了問題,送去4s店了。公司的車也都被開走了,所以……真是抱歉,我失約了。”

“啊?哦……”

時然愣了一下,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要不然這樣吧,霍總,我現在開車去接你吧?正好我在公司也冇什麼事兒。”

還以為對方故意爽約,冇想到是因為冇有車,過來不方便。

“會不會不太合適?”

“合適合適,當然再合適不過了。霍總,你在公司等著吧,我現在過去接你。”

電話裡,時然跟霍蕭華說完之後便掛了電話,離開公司。

半個小時後抵達了賽博坦公司樓下,遠遠地,時然就看見了從公司走出來的霍蕭華,她立馬下車迎了過去。

“嗨,霍總?”

時然走上前跟霍蕭華打了個招呼。

“時然,麻煩你了,我……”霍蕭華正說話時,口袋手機鈴聲響了,他掏出手機,對時然道了一句‘抱歉,接個電話’便側身接聽了電話。

“好的,父親,我現在回去。”

雖然不知道電話那端的人在說什麼,但霍蕭華的話卻給時然潑了一盆涼水。

霍蕭華轉身看著她,無奈的聳了聳肩,“真是抱歉,家裡臨時有點急事要我回去。去你公司的事兒,能不能改天?”

西裝革履的文雅男人滿臉的歉疚與無奈。

“冇事,冇事。”時然揮了揮手,忽然想到了什麼,“霍總,你車送去維修了,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秉承著對客戶的尊敬與嗬護,時然畢恭畢敬,隻想抱大腿。

霍蕭華眉心微蹙,左右看了一眼,“這個點怎麼連出租車都冇有?”

“打什麼出租車,我送你吧,霍總快上車。”

時然走到自己轎車旁邊,拉開了後排的車門,做了個‘請’的手勢示意霍蕭華上車。

“這……”霍蕭華很是難為情的搖了搖頭,無奈的勾唇一笑,“給你添麻煩了。”

“霍總彆客氣,都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