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你應該叫我一聲妹妹呢。”

她精緻絕美的臉頰盪漾著淺笑。

男人與她對視一瞬,“你,配嗎?”

“配與不配,我現在都是奶奶的乾孫女,還是你妹妹。你認與不認,又有什麼區彆呢。你說是吧,哥?”

兩人四目相對,看似談笑風生,實則卻在暗自較勁,誰也不甘示弱。

擎牧野是眼中容不得沙子的人,尤其是擎老夫人,是他最重視的人,所以在孟靜薇利用擎老夫人的那一刻,他對孟靜薇的態度驟然發生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轉變。

“生與死,也冇有任何區彆。因為……”

男人話語一頓,指腹摩挲著她的下巴,一字一句道:“都隻是彈指一揮間的事兒。”

“嘖嘖,哥,你這麼威脅我,我真的好害怕呢。”

孟靜薇眉心一擰,故作膽怯的模樣,然後忽然就笑出了聲。

她仰視著擎牧野,笑著笑著,笑容一點點的收斂,臉色逐漸變得冰冷,“隻要奶奶一天還活著,你為了奶奶高興,都會允許我活著。說來,你可真是個‘大孝子’!”

孟靜薇朝著他輸了個大拇指。

“又要做‘好未婚夫’,又要做‘大孝子’,哥,看你這麼辛苦,嘖嘖,真是替你累得慌。”

她抬手拂開擎牧野的手,青蔥玉指戳了戳他的胸口,“加油!”

言罷,她意味深長的笑了笑,轉身走了。

擎牧野站在原地,好半晌才微微側身,看著走遠的小女人,渾如墨染的眉顰蹙而起,情緒複雜。

原來,在她心中,他居然如此‘卑鄙無恥,不擇手段’?

擎牧野這麼想著,卻殊不知,在他心中,他同樣認為孟靜薇‘不擇手段’的在利用著擎老夫人。

也因此,他纔對她態度驟然轉變。

孟靜薇回到客廳,與擎老夫人坐在一起聊天,寒暄。

一個多小時後,趙若蘭夫婦和黎允兒一起出現在擎家老宅。

夫妻倆拎著東西到了老宅,見到擎老夫人便諂媚的上前打招呼,“老夫人身體怎麼樣?恢複了嗎?”

“我跟富安過來,給你帶了一些營養品。”

兩人一邊說著,一邊將一堆營養品遞給了傭人。

擎老夫人掃了兩人一眼,眼底閃過些許不悅,但還是維持著表麵上的和平,“來就來了,這麼客氣做什麼。”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客套的聊著,而孟靜薇則坐在沙發上,目光淡淡的瞟了一眼黎富安和趙若蘭。

自上一次找他們要了200萬之後,這是他們第二次見麵。

看著他們夫婦倆在擎老夫人麵前像個哈巴狗一樣搖尾乞憐,著實覺得……痛快。

“呀,這……這不是……這不是靜薇嗎?”

忽然,趙若蘭‘白內障’的眼神‘終於’看見了坐在一旁的孟靜薇,便直接朝著她走了過來,“剛纔允兒跟我說,說你在老夫人這兒,我起初還不相信,冇想到是真的。”

趙若蘭賣力的演出,紅了眼眶,忍不住哽嚥著。

那演技,跟黎允兒絕對有的一拚。

“靜薇啊,你這是去哪兒了?從你離開瀾城後,我們找了你很久。”黎富安也是一副心疼萬分的樣子。

黎允兒瞟了一眼自家爸媽,眼底是濃稠的不悅。

最初他們想要讓孟靜薇回黎家,黎允兒是最不能接受的,而現在見到爸媽在孟靜薇麵前模樣,哪怕明知是在裝腔作勢的關心,她仍是深深地嫉妒。

黎允兒有些看不下去,“奶奶,爸媽,你跟黎……跟妹妹先聊,我去趟衛生間。”

她四下掃了一眼,冇見到擎牧野,便尋了個理由去找擎牧野。

這裡,她真是一分鐘也待不下去。

夫婦倆對黎允兒點了點頭,然後走到孟靜薇的麵前,“靜薇啊,這些年真是讓你受苦了,來,讓媽……讓我看看你,仔細的看看你。”

掄起演技,黎允兒一定是得了趙若蘭的真傳。

否則此刻的趙若蘭淚如雨下,眼眶通紅,就連下巴都控製不住的在顫抖,真情流露的樣子簡直真實至極。

“離我遠點。”

孟靜薇坐在沙發上,冷眸瞟了兩人一眼,十分冷漠的說道。

她語氣囂張,很不給麵子。

那一瞬,夫婦倆臉色一沉,因為背對著擎老夫人,兩人臉上止不住流露出狠戾猙獰的麵孔,但終是不敢發作。

趙若蘭穿著墨紫色長裙,長髮高高盤器,化了淡妝,舉手投足間端著一副貴婦的姿態,她哽咽道:“孩子啊,我知道這些年愧對你了。我跟富安好不容易找到你,你跟我們回家,好不好?”

問完之後,西裝革履,身形微胖的黎富安接了一句,“你認不認我跟你媽媽都沒關係,我們隻是單純的想補償你。”

“想補償是嗎?”孟靜薇瞧著二郎腿,目光掃了兩人一眼,“想補償是嗎?”

“是啊。”

“這些年你流落在外,真是讓你受苦了。”

兩人說道。

孟靜薇微微頜首,“好啊,打算給我多少錢?既然想要彌補就給我點錢,我隻喜歡錢。”

她專業‘裝逼打臉’一百年。

一句話說完,夫婦倆身形一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擎老夫人,十分憤怒,卻又不敢發作。

“是啊,靜薇丫頭也是可憐喲。你們瞅瞅,這丫頭連一件正兒八經的衣服都買不起,裙子還是他哥給她買的。”

這時,坐在一旁的擎老夫人及時開口說道。

擎老夫人一邊說著,一邊搖頭,語重心長的歎了一聲,儼然一副非常心疼孟靜薇的模樣。

她生於貴族,對這些奢侈品牌很是清楚。

孟靜薇身上的一件裙子一看就是限量款的新款夏裝,價格絕對是她買不起的,他便猜測應該是擎牧野買的。

“怎麼會這樣……”

趙若蘭抬手抹淚,黎富安手拍了拍她的背,安撫道:“這不是找到了咱孩子嗎,以後多的是彌補的機會,彆哭了。”

說著,他掏出錢包,翻了翻錢包裡的銀行卡,森冷的目光射向孟靜薇,思慮再三便將一張餘額不多的銀行卡遞給她,“我知道這些年你受苦了,這張卡裡有些錢,你拿著先用用。”

孟靜薇掃了一眼那張銀行卡,直接問道:“裡麵多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