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跟你母親商議過,決定帶黎允兒回來,然後……”

老沉頭耐心跟孟靜薇說著計劃,然而孟靜薇卻寒眸掃向他,“我跟你說話了?如果什麼事情你都能替她說,又帶我來這兒有什麼意義!”

她冷聲打斷了老沉頭的話。

清冽的目光直勾勾的凝視著老沉頭,隻一個眼神便讓老沉頭感受到了濃烈的疏離與陌生。

他以為,自小看著孟靜薇長大的,哪怕被帶回隱族,她也不會恨他。

而今,孟靜薇態度格外冷漠,不由得讓老沉頭產生懷疑。

臭丫頭,是在恨他嗎?

“薇薇姐,爺爺他隻是想跟你說清楚計劃而已。”禾孝明瑾解釋了一句,清秀的臉上洋溢著陽光般的笑容,想緩和劍拔弩張的氣氛。

“閉嘴!”

孟靜薇厲斥一聲,“跟你沒關係。”

老沉頭與黛絲媞妮聯手對擎牧野下毒手的事兒,她一直藏在心裡冇有說出來,冇有人知道她承受了多大的壓力,又用了多少力氣剋製住自己,纔沒跟老沉頭翻臉的。

來隱族,她很被動。

因為……

除了擎牧野,冇有任何人問過她願不願意來隱族。

禾孝蘭雅臉色青一陣白一陣,好不難看。

輕抿了唇,在孟靜薇對麵坐下,端起桌麵上的香茗品了一口,緩緩道:“我跟你師父自然有我們的計劃,你暫時不需要瞭解。不過,未來的路很長,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在最短的時間裡學會隱族語言,否則,在隱族你寸步難行。”

“除此之外,我什麼都不能做了?”

不知為何,孟靜薇突然萌生出了叛逆心理。

禾孝蘭雅越想讓她好好學習隱族語言,她就越想在隱族鬨事兒。

那種可怕的想法在她內心瘋狂滋長,冇一會兒就占據了她的內心。

“好好鍛鍊,精通隱族語言,就是你現在應該做的事情。”

禾孝蘭雅語重心長道。

孟靜薇紅唇微勾,“可我為什麼要事事聽你的?”

她問著,目光遊移,又落在老沉頭的身上,“你呢,有冇有詢問過我的意見?”

“這……”

老沉頭無言以對,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記憶中,他確實冇有問過孟靜薇的想法,但也知道她很不情願來隱族。

但,因為他冇得選,所以一直在迴避這個問題。

“靜薇,我知道是我虧欠你。但為了隱族的百姓,我冇得選擇。”禾孝蘭雅知道自己肩負使命,冇得選擇。

“跟我有什麼關係?我一個自身難保的人,你讓我去關心普羅大眾?不覺得很搞笑嗎。”

“是。讓你留在隱族對你是不公平,但,我跟你師父商量過,如果最後能打敗禾卡青棠,我會想辦法送你離開隱族。”

禾孝蘭雅眸光明淨澄澈,不慘一絲雜質,真誠的讓孟靜薇冇法懷疑。

“我隻想知道你們對黎允兒,是怎麼打算的。”

其他的事情,孟靜薇可以不聞不問,但黎允兒的安排,她必須要清楚。

否則,她很難推測到他們的下一步計劃。

她問完之後,老沉頭和禾孝蘭雅對視一眼,選擇性沉默。

他們兩人不說話,孟靜薇也保持沉默,但就那樣用淡淡的目光看著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