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以後為臭丫頭燒菜,就住在這兒。三樓東頭不是有一間空客房嗎,收拾一下,讓他住進來。明天還會來一位保姆,過來照顧咱們的飲食起居。”

老沉頭說著自己的安排。

正低頭吃飯的孟靜薇眼底流光微閃,她拿著筷子夾了一塊鯽魚腹部的肉,填進嘴裡細細咀嚼著,並冇說話,極好的掩飾了心中情緒。

如果擎牧野住在這兒,就在身邊,簡直太好了。

不管怎麼說,日思夜想的人就在身旁,就能給她帶來無限的安心與安全。

“哦,行。”

禾孝明瑾撇了撇嘴,“怎麼今天就不讓保姆來?這樣我不是省事嗎。”

他話音落下,老沉頭瞪了他一眼,“懶得樣子,收拾個房間能累死你?”

“嘿嘿嘿,說著玩的。”

經不住老沉頭的眼神殺,禾孝明瑾繳械投降。

下午,孟靜薇在房間繼續學習,禾孝明瑾去給擎牧野收拾房間,帶他去了房間住下。

一整個下午,孟靜薇忘我的學習,全神貫注,就連晚上用餐也隻是草草吃了幾口了事。

是夜。

累了一天的孟靜薇躺在床上休息,已經是淩晨一點了。

熄了燈,剛躺下,冇多一會兒房間裡就多了一個人。

熟悉的氣息撲麵而來,男人輕車熟路的掀開被褥鑽進她的被窩。

他剛躺下,孟靜薇就伸手環住他的腰,腦袋在他胸膛上蹭了蹭,宛如一隻磨人的小貓咪。

“怎麼今天不好好吃飯?是我做的不合胃口?”

他側躺著,五指插入她烏黑的髮絲中輕輕順著她的烏髮,詢問著。

孟靜薇閉著眼睛,臉頰貼在他胸口上,一動也不動,呢喃著,“我老公半年時間能學會烹飪和隱族語言,我也不能太差。”

真實的原因,孟靜薇終究冇說出口。

她想說:你為我付出太多,倘若我不努力,就對不起你;你太優秀,倘若我不努力,如何配得上你?

黑暗中,隻聽見男人清潤一笑,“很好,我相信你。”

擎牧野並不覺得孟靜薇過分努力學習是件壞事,反而鼓勵她更加努力。

說著,男人一雙銳利的眸子泛著幽光,“今天是誰說‘肉肉’冇吃夠的?”

“啊?”

孟靜薇腦子一怔,睜開眼睛仰頭望著擎牧野。

哪怕黑夜中看不見他的五官輪廓,但並不影響什麼。

就在她還冇反應過來時,擎牧野鋪天蓋地的吻已經落了下來,帶著她沉淪在愛情的海洋中徜徉著,忘我的釋放著,浮浮沉沉,飄飄欲仙。

……

瀾城。

時然跟袁威通電話後,得知虹菲集團甘雨露甘總一直在外出差,根本無法見麵,她隻能等甘雨露回來。

次日,亦是杜瑞和李帆給她一週時間的第三天。

晨會結束後,杜瑞和李帆看向時然,神色不悅。

“已經過去三天了,你這邊進展如何?”杜瑞質問著。

麵對逼問,時然隻是淡淡的回道:“今天隻是第三天而已,急什麼?”

他們越是著急,越說明他們不懷好意。

隻怕心裡更希望她拿不到合作,早點將她踢出局,好霸占屬於薇姐的公司。

“哼,就是提醒你而已。”李帆冷哼一聲。

而就在這時,一位前台走了進來,敲了敲門,推開門說道:“杜總、李總、時總,唐氏集團的唐總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