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姐去忙吧。”

擎牧野理性的道了一句,孟靜薇這才轉身走出廚房,朝著樓梯口走去。

離開廚房時,她還戀戀不捨的回頭看向擎牧野。

上了二樓,接著學習,孟靜薇摒去雜念全神貫注的開始學習。

有一種想法在心底生根發芽,那就是……她想更加努力,努力汲取知識,豐富自己,讓自己能配得上他。

冇多一會兒,房間門被敲響,“小姐,該吃飯了。”

房間內,禾孝明瑾立馬對孟靜薇說道:“行吧,今天的學習到此為止,下去吃飯吧。”

想必那會兒孟靜薇就饑腸轆轆,纔會下樓去看廚師做菜。

禾孝明瑾以為孟靜薇餓急了,也冇強迫她繼續學習。

“好,等會兒。我把這一行字寫完再說。”

在學習隱族語言,孟靜薇全神貫注的在學習,不敢拖後腿。

擎牧野半年內學會隱族語言,她也不能很差。

寫完最後一行隱族文字,孟靜薇才起身跟禾孝明瑾一同下樓。

樓下餐桌上擺放著豐盛的午餐,老沉頭和黛絲媞妮剛好從外麵走進來。

嗅到餐廳裡的美味佳肴,黛絲媞妮忍不住感慨道:“好香啊,鐵柱子廚藝不錯。”

老沉頭點了點頭,“嗯,聞著確實不錯。”

他看著孟靜薇興致沖沖的從樓下走下來,臉上洋溢著笑容,跟著心情好,“哈哈哈……你冇看臭丫頭都饞了嗎。”

孟靜薇看了一眼老沉頭,“我隻是太餓了而已。”

其他幾個人相視一笑,也冇多說。

走到餐廳,先洗手,後落座,四個人坐下,準備用餐。

這時,禾孝明瑾看向廚房,喊道:“鐵柱子,過來一起吃吧?”

“叫他乾什麼?他跟咱們又不熟悉,會太拘謹的。等以後熟悉了再說吧。”

孟靜薇直接拒絕了禾孝明瑾的提議。

擎牧野二十餘年刻入骨子裡的優雅,就連吃飯時都帶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尊貴氣息。

他與他們走得越近,越容易暴露身份。

尤其是黛絲媞妮和老沉頭精明如斯,一旦被髮現身份有疑,對擎牧野來說,絕非好事。

“嘿嘿,小姐說的對。我廚房留了點菜,我隨便吃點就好。”

‘鐵柱子’站在廚房門口,衝著禾孝明瑾憨厚一笑,轉身進了廚房,關上了門。

“就依他。咱們吃飯吧。”

老沉頭並冇在意這一小插曲,開始用餐。

上午準備的午餐是:清炒油麥菜、香煎豆腐、辣子魷魚、紅燒排骨、煎鯽魚。

幾道菜都是孟靜薇特彆喜歡的菜肴,看著色香味俱全的菜,孟靜薇心底是驚詫的。

她不知道擎牧野失蹤的半年時間裡到底付出了多大的努力,但此刻,除了感動,孟靜薇隻想去給擎牧野一個大大的擁抱。

但……

並不合時宜。

索性,埋頭吃飯。

美味佳肴,她本應該食慾大增,可偏偏心頭壓力過重,讓她覺得食如嚼蠟。

她第一次明白,原來被人過分寵愛,付出一切的犧牲,會無形中帶來壓力。

“對了,爺爺,鐵柱子現在住哪兒啊?”禾孝明瑾忽然問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