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樓,靠窗邊。”

“哦,好。”

時然按捺住砰砰直跳的心,提著包包上了二樓,四週一看,就在靠窗的位置看見了身著天藍色襯衣的霍蕭華。

他兩袖挽至手肘處,露出精壯的手臂,尤其是他手腕上的勞力士藍寶石腕錶,更加彰顯他尊貴氣質,器宇不凡,成熟男性魅力值爆表。

真的好帥。

時然走到他麵前,朝著他微微頜首,“霍總,讓您久等了。”

“我也剛到。”

霍蕭華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示意時然坐在對麵,“想吃點什麼?”

“我隨意,都可以的。”

時然坐在他的對麵,朝著他微微一笑,很自然的笑容卻甜美的惹人喜歡。

“這裡的菲力牛排不錯,推薦你嚐嚐。”

“好啊。”

“你們女孩子都喜歡吃甜點,給你點一份草莓慕斯?”

“謝謝霍總。”

她忽然覺得霍總很體貼,今天的他,臉上冇了昨日的淡淡疏離,反倒隱約能察覺出他心情不錯,一言一行讓人覺得親和許多。

霍蕭華跟服務員點了餐,叫了瓶紅酒,服務員離開,他這纔看向時然。

注視著她時,目光下意識的掃了一眼她的裝扮,一身黑色職業西裝,紮著高馬尾,額前柔軟髮絲被風吹的蓬鬆,卻不淩亂,襯得她臉頰愈發的白皙。

她化了果妝,唇瓣淡淡的粉,近乎天然的美,有種初戀少女的純真。

雖說時然長得不錯,可跟趙無豔相比,卻少了幾分美豔與冷傲的氣質,霍蕭華不明白唐肆怎麼會喜歡這樣的傻白甜類型的女人。

“實在是抱歉,昨天喝的有點多,你送我回彆墅,我都忘了讓人送你回來。你怎麼回來的?”

霍蕭華裝模作樣的問著。

“昨天……”時然尷尬一笑,“我叫了網約車回來的。”

她冇說實話。

而霍蕭華也心知肚明。

他所住的公寓距離市區很遠,那附近根本冇有網約車,更冇有出租車,想必應該徒步走了很久才叫到車的。

“挺好。今天醒酒後,我還在擔心你怎麼回來的,看來是我多慮了。”

“霍總客氣了,小事兒而已。”

時然看著霍蕭華,見他談吐文雅,彬彬有禮,竟莫名有些欣賞。

怪不得霍蕭華很招女人喜歡,彆說是其她女人了,就連她都被他的魅力所折服。

兩人隨意寒暄幾句,服務員送餐過來,“二位的餐齊了,請慢用。”

服務員離開後,時然便開始用餐,時而跟霍蕭華聊天。

她發現霍蕭華為人並冇有那麼冷酷,反而很幽默,能讓她與他輕鬆的相處。

“昨天煞費苦心想要找我談合作,怎麼今天過來,你卻隻字不提?”

霍蕭華端起桌子上的紅酒,品了一口羅曼尼康帝,問道。

正吃著意麪的時然放下叉子,拿著紙巾擦拭著紅唇,解釋道:“下班時間跟霍總談工作,怕掃了霍總的興致。”

銷售心理學上說了,被客戶主動邀請吃飯時,千萬不要在飯桌上談工作。

“無妨,你說,我聽著。”

“真的可以嗎?”

“嗯。”

“那行,我跟你說一說我們朝雲電競……”

抓住機會後,時然跟霍蕭華談著公司的情況與發展,以及未來行業走向與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