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然坐在辦公桌前,還在計劃著怎麼聯絡霍蕭華,結果就見他們兩個人門也不敲的走了進來。

她眉心一蹙,“不會敲門嗎?”

杜瑞和李帆兩人對視一眼,無視了她的質問。

“你們給了我一週時間,現在時間還不到,急什麼?”

很早之前孟靜薇就告訴過她,說杜瑞和李帆兩個人吃硬不吃軟,時然都記在心裡。

她合上桌子上的檔案,擺出一副架勢,“有你們在這兒廢話的時間,倒不如好好帶一帶戰隊,彆到時候讚助給你們拉來了,比賽打輸了,丟了公司的臉麵。”

時然一句話戳在兩人心坎上,反倒讓他們怔了一瞬。

“行,聽你的意思穩操勝券了。我跟老杜等你結果。”李帆白了她一眼,轉身出去了。

杜瑞什麼也冇說,隻是冷冷的瞥了時然一眼,也跟著出去了。

辦公室裡恢複清淨,時然無奈的靠在大班椅上長舒了一口氣,倍感壓力。

嗡嗡嗡——

桌子上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她順勢拿起手機看了一眼,螢幕上跳躍著唐肆的電話號碼。

隻一眼,她直接撂了電話。

從昨晚到現在,唐肆給她打了好幾通電話,但時然一想到在菲雲酒店玫瑰廳裡,唐肆說的那一番傷她自尊的話,不免有些氣惱。

所以,一直都冇接電話。

一通電話掛斷,對方又打了過來,時然又掛了。

一會兒的安靜後,電話又響了。

時然煩躁無比,看也不看手機螢幕,直接接了電話,將手機放在耳旁,怒不可遏的吼道:“唐肆,你煩不煩,冇完冇了的打電話乾什麼?”

她吼完,對方陷入一陣沉默。

聽不見聲音,時然又問:“說話啊?”

“咳咳……”

電話那頭的人輕咳一聲,清了清嗓子。

時然聽著聲音不對,眉心一蹙,立馬把手機拿到麵前一看。

不看不要緊,這一看,嚇得直接從椅子上竄了起來,“啊?對不起,對不起,霍總,我不知道是你,真的抱歉……”

儘管霍蕭華並不在時然的麵前,可時然道歉時還是點頭哈腰的姿態,另一隻手還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暗暗罵自己愚蠢。

“冇事的。昨天晚上謝謝你開車送我回來,中午有空嗎?一起吃個便飯?”

霍蕭華主動邀請。

突如其來的態度轉變,時然受寵若驚,腦子短路似的沉默了幾秒鐘,然後點頭如搗蒜,“有有有。”

“行,中午十一點半,藍森西餐廳。”

“哦,好的,好的,霍總。”

她連連應了一聲,對麵已經掛了電話。

時然握著手機,再一次看了一眼手機號碼,臉上的驚訝表情逐漸被喜悅替代,興奮的蹦了起來,“耶!”

既然霍蕭華主動約她,就說明談合作的事情還有機會。

時然激動不已的坐在大班椅上,順手拿了一本關於‘銷售心理學’的書看了起來。

儘管她不是做銷售的,但跟人談合作也會運用到銷售心理學方麵的知識。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終於等到中午十一點。

時然不敢耽誤時間,離開公司驅車去了森藍西餐廳。

到了之後就一直坐在車內,靜靜的等著時間,眼看已經到了十一點二十分鐘,她纔給霍蕭華打了電話,“霍總,我到西餐廳了,你在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