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好。我聽你的。”孟靜薇點了點頭。

說完正事,她偏著頭望著擎牧野,抬手摟著他的脖頸,微微直起身主動吻上了他的唇。

唇瓣覆上,擎牧野享受著她軟軟糯糯的唇,帶著一絲清甜,令他頓時yu火焚身,大掌扣住她的後腦勺狠狠地吻了回去。

浴室暖燈照耀之下,地板上映出兩人纏綿的身影。

從洗臉池台,到浴缸,再到床上,抵死不休的繾綣,毫無剋製的放縱,兩人近乎忘我,似乎要把這段時間缺失的溫存全部找不回來。

最終,孟靜薇疲倦不堪的躺在他懷中昏睡著,“困~”

男人棱角分明的唇勾起一抹笑意,伸手輕撫著她細嫩的臉頰,“困了就睡,有我守著,彆怕。”

孟靜薇被折騰的精疲力儘,依偎在他懷中一動不想動,眯著眼睛呢喃著,“你就不怕房間裡安裝了監控,能發現你嗎?”

她心裡有這方麵的擔憂,可話說完之後又覺得杞人憂天。

“不用擔心,我早有準備。”

他覆在她臉頰的手挪到她的背後,輕輕地拍著孟靜薇的後背,像哄孩子一樣哄著她,“乖,睡吧。”

困得眼皮兒打架的孟靜薇小手不安分的撫mo著擎牧野精壯的腱子肉,愛不釋手的畫著圈圈。

擎牧野長期運動,身材超有料,比肌肉男模都更勝一籌,她總是喜歡用手指去戳他的肌肉,很硬很壯實。

“不想睡,怕一睜眼你又走了。”

她真的捨不得擎牧野,隻想冇完冇了的跟他溫存。

擎牧野手肘撐在枕頭上托著腦袋,聽著她的話,忍俊不禁,俯身靠近她的耳旁,聲音低沉沙啞道:“阿薇又想了?”

炙熱的氣息噴薄在耳旁,撩撥著髮絲在她肌膚上拂動著,酥酥麻麻的。

她縮了縮肩膀,一陣悸動,宛如一股電流自指尖劃過,渾身都跟著顫栗了一下。

臥室裡關著燈,是為了避免讓外麵的人發現裡麵的動靜。

擎牧野懷抱著她,原本剋製著體內的躁動不安,卻架不住孟靜薇一陣撩撥,瞬間腎上腺素飆升。

“唔……不要……”

她懶洋洋的搖了搖小腦袋,迷迷糊糊道:“精力這麼旺盛,虧我我擔心你會每天休息不好呢。”

“阿薇是覺得我不行?”

孟靜薇:“……”

什麼跟什麼?

她完全跟不上擎牧野的思路。

然而,擎牧野也冇有給她思考的時間,匆匆進入下一場的激戰,酣暢淋漓,好不暢快。

……

瀾城。

朝雲電競公司,時然早上上班,剛進辦公室坐下,杜瑞和李帆就走了進來。

“聽說你昨天去見了賽博坦的霍總,談的怎麼樣了?”

杜瑞穿著黑色襯衫,嘴裡叼著一支菸,看向時然的眼神中夾雜著嘲諷。

身旁的李帆輕嗤一聲,“看她這樣就知道,肯定冇戲。”

杜瑞和李帆兩人本就是桀驁不馴的人,之前願意跟孟靜薇合作,是因為她自身遊戲能力過硬,而且身手不凡,他們對她有敬佩,有畏懼。

再之後知道孟靜薇是擎老夫人的乾孫女,對她更加的尊重。

現在她把公司甩給一個黃毛小丫頭,兩人當然心中不滿,本性暴露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