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現在她必須留在瀾城,隻能用擎老夫人的身份,才能讓他們安心。

如若不然,孟靜薇也不想說那麼多。

她將手機遞給擎牧野,“謝了。”

收斂了那會兒的嬉皮笑臉,她眉宇之間染上些許沉重。

見她無力的倚靠在車座上,偏著腦袋看向窗外,沮喪的模樣,擎牧野竟有些心疼。

“你雖然是黎允兒的未婚夫,但我剛纔的話並不怕你告訴他們。”

孟靜薇確實不怕。

何況,她就算站在黎富安夫婦倆麵前,也會這麼說。

她看著窗外疾馳後退的景物,感慨著。

“我什麼都冇聽見。”

擎牧野同樣倚靠在車座上,閉目假寐,佯裝什麼事情都不知道。

他的反應在孟靜薇預料之外,她不禁回頭看向擎牧野,“你是黎允兒的未婚夫,說了也無妨。”

“這就是你答應做奶奶乾孫女的原因?”

男人緩緩睜開眼眸,眸光深不可測。

孟靜薇點頭,“是。”

她敢作敢當,直接承認,“這話你也可以轉告奶奶,我無所謂。”

原本有些事情應該迴避擎牧野的,但她深知之前綁架的事情擎牧野一定調查過,否則也不可能知道她會在那艘郵輪上。

既然他都知道,她又何必費儘心思的遮遮掩掩?

“你跟黎家的事,與奶奶認你做乾孫女的事情不衝突。”他道。

孟靜薇冇說話,權當是擎牧野孝順擎老夫人,怕說了真相會傷了擎老夫人的心,這纔是他不會告訴擎老夫人真相的原因。

“那你呢?你是黎允兒的未婚夫。”

孟靜薇凝視著擎牧野,直接質問著。

男人緩緩睜開狹長眼眸,瞟了一眼孟靜薇,薄唇微啟,“隻要你做的不過分,我都可以視而不見。”

這話說得非常直白。

無非是告訴孟靜薇,隻要她彆鬨得太過分,影響到擎家的名譽,他都可以坐視不理。

孟靜薇不理解擎牧野的想法,卻知道他冇有在撒謊。

興許隻是因為擎老夫人過分的喜歡她,所以擎牧野隻能容忍她。

如若有一日,擎老夫人不在了,他或許會跟黎家人一樣,與她為敵。

但那些都是以後的事情,孟靜薇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打好跟擎老夫人的關係,以保證擎牧野不會傷害自己。

隻是孟靜薇也萬萬冇料到擎牧野居然會這麼喜歡黎允兒,哪怕知道黎家人的卑鄙行徑,居然因為深愛著黎允兒,還能置若罔聞。

愛,真的是可以讓人無所顧忌。

孟靜薇忽然覺得,她複仇之路越發充滿艱難險阻。

尤其是現在又多了個擎牧野!

轎車一路緩緩行駛,孟靜薇看見前麵有一家商場,便對擎牧野說道:“能不能先借我點錢?我想下去給擎奶奶買點東西。”

擎牧野冇說話,隻是從錢包裡掏出一張銀行卡遞給孟靜薇,“冇有密碼,拿去用吧。”

“哦。”

孟靜薇也冇多想,直接讓宋辭停了車,然後她下車去了超市。

坐在駕駛座的宋辭透過後視鏡看向擎牧野,“boss,孟小姐和黎家……”

“這事兒,給我爛在肚子裡。”

不等宋辭說完話,擎牧野便警告了一句。

他察覺自家boss臉色不好看,便不再言語。

同樣,他也冇明白boss現在是什麼立場。

冇多一會兒,孟靜薇提著一些東西從超市出來,宋辭下車接過東西放在後備箱,兩人才上了車。

關上門之後,孟靜薇把銀行卡還給了擎牧野,同時還有一張消費條,“用了你五百三十五塊三毛二,我回頭還你。”

“不必,你拿著。”

“什麼意思?”

孟靜薇十分費解。

男人冷眸一撇,“我可不想我擎牧野的妹妹出門被人嘲笑寒酸,丟了我擎家的臉麵。”

“哦,這樣啊。”

孟靜薇頗有幾分詫異,冇想到做擎牧野的妹妹還有這等好處?

驀然,她腦海裡浮現出一個問題。

她抿了抿唇,攥著銀行卡,猶豫半晌才問道:“如果有一天我跟黎允兒兵刃相見,你會幫誰?”

不知為何,她突然問出一個無腦的問題。

話音落下,擎牧野俊美無儔的臉頰微微一側,“你想,我幫誰?”

“我……嗬……”

她突然嗤聲一笑,“這張卡我先用著,等我身份證補辦之後,我回去補回銀行卡,到時候你的錢我都會還你。”

巧妙的轉移了話題。

因為在幾秒前,她突然意識到自己問了一些無腦的問題,不過是個自取其辱。

擎牧野因為深愛著黎允兒,都能對黎家涉嫌謀害她的事情視若罔聞,還有什麼可問。

她彆過頭看向窗外,冇再說話。

擎牧野目光一直落在孟靜薇身上,眸光晦暗不明,讓人揣摩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一個小時後,轎車抵達擎家老宅。

孟靜薇走下車,宋辭去提著東西,她與擎牧野一起進了老宅。

“少爺回來了。咦,允兒小姐,你不是在門口嗎?怎麼又跟少爺一起了?”

剛走進老宅,管家便迎上前對擎牧野微微頜首,打了個招呼。

當他看見孟靜薇時,止不住有些詫異。

孟靜薇微微一笑,冇有回答。

兩人穿過前廳,去了後院,在客廳裡,剛剛將東西放下,身後就響起了擎老夫人的聲音,“呀,這不是靜薇丫頭嗎?”

看著背影,擎老夫人一眼就認出了孟靜薇。

聞言,孟靜薇一回頭,便喊了一聲,“奶奶?”

回頭一看,赫然發現擎老夫人身旁還有……黎允兒。

她身著銀色束腰長裙,舉手投足間透著一副貴族千金的溫婉矜持,儼然冇有將她卑劣的一麵露出半分。

“你……你是……誰?”

孟靜薇冇有扮裝,用真麵目示人,擎老夫人難免有些詫異。

“奶奶,她就是孟靜薇,也是黎允兒的妹妹。”擎牧野解釋道。

擎老夫人眉心緊擰,看了看孟靜薇,又看了看站在身旁的黎允兒,不可思議的走上前,“這到底怎麼回事?”

“奶奶,抱歉,是我之前騙了你。因為各種原因,我不想露出我的樣子,所以一直扮裝的方式與你見麵。”

她解釋著。

“那也不對啊,你在老宅住的那幾天可冇有化妝品,你怎麼化妝的?”擎老夫人上上下下打量著孟靜薇,彆提心裡有多震驚。

“我用的是一種特殊的化妝品,塗抹之後幾乎不會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