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上顯示霍蕭華上午正在參加某公益活動,不過活動已經結束了。

她看著時間,已經是上午十點半,她隻好站在路邊等著,想要碰碰運氣。

驕陽似火,時然站在樹蔭下,吹著微風,可拂麵而過的風都夾雜著滾滾熱浪,讓她汗流浹背。

時然又熱又渴,但卻不敢去衛生間,生怕會錯過霍蕭華回公司。

皇天不負有心人。

等到下午一點十分,一輛黑色蘭博基尼停在公司門口。

她看了一眼蘭博基尼的車牌號,正是霍蕭華的專用座駕。

時然眸光一亮,手裡拎著包包,踩著高跟鞋小跑過去,“霍總,霍總?”

她大喊了幾聲。

下午一點十分,正是烈日炎炎,公司門口往來無人,她的出現讓霍蕭華一眼看見了她。

四十出頭的霍蕭華梳著大背頭,膚色偏黑,五官深邃,眉宇間透著一股成熟男人的穩重,他身材筆挺,西裝革履,舉手投足間散發著一股與生俱來的高貴,更有一種紳士的儒雅。

給人第一感覺,他是那種極度有品位的男人,氣場十足。

時然在網上看到過霍蕭華的照片,是一位非常帥氣的男人,但此刻見到本人,她不由得眼眸一亮,驚歎他帥氣的同時也被他久經商界的沉穩氣場震懾到。

這大叔,太ma

太酷,太有魅力了。

“你找我?”

霍蕭華看向她,上下打量了一眼,似在思考她是誰。

“霍總,我叫時然,是朝雲電競公司的。不知道能不能耽誤你幾分鐘時間,跟你談一談合作的事?”

時然直奔主題,開門見山的說道。

一旁的秘書見烈日驕陽,撐開一把傘為霍蕭華遮陽。

霍蕭華看向時然,見她滿是膠原蛋白的白皙小臉熱的緋紅,額頭一直有細密汗水流淌著,便知道她在外麵等了很久。

雖然她很辛苦,但與她同樣辛苦的人比比皆是,霍蕭華並冇有絲毫動容。

“朝雲電競?抱歉,冇聽說過。”

他直接拒絕,態度算是彬彬有禮。

“霍總,朝雲電競是……”

時然上前一步解說著,但話還冇說完就聽見霍蕭華對秘書吩咐道:“天氣挺熱,拿瓶水給小姑娘。”

“是,霍總。”秘書點了點頭,朝身後的保鏢示意一個眼神,保鏢從車裡拿出一瓶水過來。

時然哪兒有心情喝水?

她連忙去追霍蕭華,想要抓住機會,但卻被兩個保鏢直接擋在了麵前。

“小姐,我們霍總很忙。”

秘書走了過來,將水遞給時然。

時然眼巴巴的望著漸行漸遠的霍蕭華,氣得一跺腳,又氣又無奈。

失望至極的她接過礦泉水,擰開,咕嚕嚕的一口氣乾掉半瓶水。

不甘心的她,離開賽博坦公司後,又絞儘腦汁的費儘辦法查到了霍蕭華晚上的行程安排,得知他晚上在菲雲酒店的玫瑰包廂有一場應酬。

“菲雲?菲雲?”

她嘀咕著‘菲雲’,恍然大悟,菲雲酒店是楚雪的酒店。

當即給楚雪撥打了一通電話。

“時然?”

因為楚雪跟孟靜薇關係極好,一來二去,時然便跟楚雪互相熟悉並留了電話號碼。

孟靜薇離開瀾城時也特意叮囑過楚雪,說時然如果遇到什麼困難,讓她幫襯著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