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禾孝明瑾並未多言,意味深長的看了看黎允兒,跟著孟靜薇進了茶館。

在茶館內跟老闆要了一間包廂,幾個人坐了進去。

禾孝明瑾拿著菜單詢問了孟靜薇的喜好,點了當即的毛尖茶和幾道特色點心。

“喲,擎牧野才死不久,這麼快就有了新歡?不怕他九泉之下不得安息嗎。”黎允兒倚靠在藤椅上,出言諷刺著。

因為她戴著銀帽,輕輕一動,銀帽下沿垂著的銀吊穗便發出銀鈴般的聲音,悅耳動聽。

孟靜薇臉色微沉,犀利目光直射向黎允兒,不等她開口說話,一旁的禾孝明瑾當即開口,“黎小姐剛從茅房爬出來嗎?滿口噴糞。”

“你又是誰?我跟你說話了嗎。”

黎允兒微微抬起下巴,趾高氣昂,就連看向禾孝明瑾的眼神都滿是輕蔑。

“我是誰不重要,隻是看你囂張跋扈的樣子覺得噁心罷了。”他直言不諱。

“看你年紀不大,該不會是孟靜薇養的小白臉吧。”黎允兒掩唇一笑,“也能理解。畢竟她心愛的老公去世不久,身旁有個知冷知熱的男人陪伴,也不至於太傷心。”

“你……”

禾孝明瑾怒了,他噌地一下子站了起來,直接衝到了黎允兒麵前。

黎允兒嚇得站了起來,往後退了一步,“你想打我嗎?我告訴你,打我之前最好先瞭解瞭解我的身份。”

“你彆太沖動。”

這時,孟靜薇站了起來。

她走到禾孝明瑾麵前,伸手將他拽到了身後,寒眸掃向黎允兒。

然後,在禾孝明瑾和韓君硯的注視之下,隻見孟靜薇猛地一抬腳,一腳踹向黎允兒的麵門。

可就在千鈞一髮之際,韓君硯一把將黎允兒拉到一旁,起身將其護在身後。

孟靜薇一腳踢空,她收回腳,怒瞪著韓君硯,又掠了一眼站在他身後的黎允兒,粉拳緊了緊,瞳眸中寫滿了詫異與失望。

“冇看出來,你對她的感情很執著呢。”

無論如何,她都冇想到韓君硯會在這個時候站出來維護著黎允兒。

驀然,她想到了手腕上的那一隻鐲子,毫不猶豫的取了下來,直接砸向他,“這隻鐲子,一直想還你,今日……物歸原主。”

韓君硯抬手穩穩接住鐲子,低頭望著掌心內的鐲子,似乎還殘留著些許溫度。

他劍眉微顰,漆黑瞳眸閃過一抹痛色。

抬頭時,目光已然一片清明,“黎允兒,你不能動,她……”

“阿野的‘死’,你功不可冇。今天我放過你跟黎允兒,但,這筆賬我遲早會算。!”

孟靜薇沉聲警告。

“那也要看你能不能活到那個時候。孟靜薇,你以為隱族容得下你嗎?這裡不知道有多少人等著弄死你呢。”

黎允兒白了她一眼,輕蔑道。

此刻,她儼然忘記了自己與孟靜薇有著一模一樣的麵容,更忘了自己的真實身份。

“你最好祈禱韓君硯對你寸步不離。”

孟靜薇撂下一句話,轉身直接走了。

她走後,禾孝明瑾睨著黎允兒,“你也知道這裡是隱族?那就應該時時刻刻清楚自己的身份。一個替代品,就算是死,你也隻會死在她前麵。”

言罷,他瀟灑離去。

黎允兒微微一怔,被砰地一道摔門聲驚得回過神來,“他,他……他是誰啊?怎麼會知道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