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眺望遠方,隱約可見山腰上薄薄輕霧繚繞,在隱族市中心燈火的照耀下,愈發顯得唯美而又充滿神秘感。

“老沉頭回來不多,是怎麼取得這些人信任的?”孟靜薇突然問了一句。

她記憶中,老沉頭每年至少都會離開鄉下四次,且每一次時間都很長。

孟靜薇曾拽著老沉頭質問他去乾什麼了,老沉頭都說出去走走,去朋友家住了一陣子。

其他的時候,一概不多說。

現在想想,他應該每次都回隱族了吧。

“我爺爺每年至少回來五六趟,有時這些人也會去找他。你或許不太清楚,我爺爺在隱族的地位,無人可撼動。”

說完,禾孝明瑾又補充了一句,“他,很偉大。”

“嗬,是挺偉大的。”

孟靜薇輕嗤一聲,冷冷一笑。

大抵是察覺到孟靜薇對老沉頭的不滿,禾孝明瑾快步走下台階,擋在孟靜薇的麵前昂視著她,“姐姐,你對我爺爺應該有誤解,他……”

“你多大啊,叫我姐姐?”孟靜薇打斷了他的話。

“我爺爺跟我說了,你比我大了剛好兩天。叫你姐姐,冇錯的。”禾孝明瑾一本正經的回道。

她比他大了兩天,叫姐姐還真就冇毛病。

就是讓人覺得彆扭而已。

“看樣子,你對我很瞭解。”

“也差不多吧。不過對你的瞭解大多都是通過我爺爺得知的。不過我爺爺說姐姐你很厲害,也……”

“我叫孟靜薇,咱們之間還冇熟悉到可以稱姐道弟。”

“哦。好的,薇薇姐。”

孟靜薇:“……”

被一個斯文帥氣的大男生叫姐姐,還真是難受。

她冇再說什麼,保持著對陌生人的一貫疏離冷漠,與禾孝明瑾一起在隱族逛夜市。

看著各式各樣的小物件和一些她都不曾見過的東西,孟靜薇感覺很新奇,但心事重重的她卻冇心思去打量那些小玩意兒。

“孟靜薇?!”

走在人群中,驀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在呼喚她。

孟靜薇步子一頓,下意識的回頭,竟發現黎允兒出現在身後。

黎允兒的身旁還有一名男子,那人不是彆人,而是……韓君硯!

“巧啊,冇想到你這麼快就來隱族了。”

黎允兒穿著藍色對襟短袖上衣,搭配藍色繡花百褶裙,頭戴銀質的銀帽,帽子一圈垂著銀吊穗,脖頸戴著銀項圈,畫著淡淡妝容,妥妥的苗疆女子,美的出眾。

他身旁的韓君硯穿著黑色對襟短袖,黑色長褲,鑲繡花邊,併入鄉隨俗的頭纏黑色包頭帕。

一身裝束,俊顏不減分毫,一如既往的英俊帥氣。

孟靜薇看了一眼黎允兒,目光最後落在韓君硯身上,“好久不見。你是不是該解釋點什麼?”

韓君硯看見孟靜薇時,眸光微閃,瞟了一眼一旁的茶館,“既然遇到,不如一起喝個茶吧。”

他指了指茶館,說道。

異國他鄉,老鄉見老鄉,倍感親切。

奈何孟靜薇隻覺得心口發涼,如置身於冰窖之中,冷的徹骨。

她眉心微蹙,正猶豫著,就見著黎允兒抬手摟著韓君硯的手腕,洋洋得意道:“不敢嗎?”

“你都不怕我殺了你,我又有何不敢?”孟靜薇眼神沁著寒意,轉身走向茶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