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為何,發現老沉頭神色緊張,黛絲媞妮也跟著緊張。

平日裡都稱呼老沉頭‘老師’,緊張之下竟叫他‘師父’。

尤其是此刻,孟靜薇清冽目光直勾勾的盯著她,渾身散發著的如置冰窖般的冰冷氣息,令她背脊發涼。

“你……”

她張嘴,想要解釋什麼,最終欲言又止。

“既然醒了,就過來用餐。其他的事我回頭會給你一個交代。”老沉頭並不想讓孟靜薇生氣,奈何隱族的規矩,他冇得選擇,隻能遵守。

孟靜薇望著坐在桌前的幾個人,他們頭纏青色、黑色或格子的包頭帕,佩戴銀質耳環或頸環,身著窄袖、大領,對襟短衣,黑色長褲,鑲繡花邊,上衣大多以藍、青、黑、白、紅色為主。

服飾頗具隱族特色,與苗族人的服飾十分相似。

就連老沉頭和黛絲媞妮也都換上了隱族當地的服裝,而她自己卻還穿著一身黑色運動裝,與他們站在一起顯得格格不入。

於她而言,隱族服裝雖彆具特色,極其亮眼而又好看,但她還是覺得很彆扭。

仿若在一夕之間穿越到了另外的時空,目光所及之處,皆讓她感到陌生甚至排斥。

孟靜薇怔楞在原地,桌子旁的幾個人用隱族本地語言與老沉頭交流,說的話她一個字也聽不懂。

這讓孟靜薇頗感被動,隱約有些擔憂。

幾個人交談後,有一個膚色白皙,劍眉星目的儒雅男子站了起來,他朝孟靜薇走了過來,“你好。我叫禾孝明瑾,很高興認識你。”

禾孝明瑾身著藍黑色對襟短袖,黑色長褲鑲著繡花邊,但他頭上冇纏包頭帕,戴著一副金邊框眼鏡,顯得五官愈發白皙清秀,散發著文雅氣息。

值得一提的是,他居然破天荒說的是普通話。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他既然主動過來打招呼,孟靜薇也不好陰沉著臉。

便抬手與他握了握手,“你好,我叫孟靜薇。”

“嗯,我知道。”

禾孝明瑾微微頜首,“禾孝北是我爺爺,他很多年就跟我說起過你。”說著,他忽然意識到孟靜薇並不認識禾孝北,便指著老沉頭對她解釋道:“禾孝北是他真正的名字。”

“我爺爺知道你聽不懂隱族當地語言,讓我以後陪著你,做翻譯。”禾孝明瑾解釋了一句。

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又都是陌生的語言,無形中給孟靜薇帶來巨大的壓力。

她柳眉微蹙,而後舒展開,隻是淡淡的點頭,“嗯,以後麻煩你了。”

在隱族,她必須要有個翻譯才行。

否則,寸步難行。

“客氣。走吧,一起去吃飯吧。”

禾孝明瑾做了個‘請’的手勢,帶著孟靜薇一起走過去坐下用餐。

“靜薇啊,跟你介紹一下。這幾位都是你母親的部下,他叫禾孝震、這位是姆赤朗坤、姆赤雲平、禾卡睿。”

老沉頭逐一跟孟靜薇介紹著幾人的名字和身份。

後來,孟靜薇才得知,隱族的人基本都是複姓,且以禾卡、禾孝、姆赤、仡僑、仡軻姓氏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