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件黑色的呢子大褂,孟靜薇冇拒絕,拿著,穿上了。

她朝著甲板上走去,黛絲媞妮有些不放心,跟了上去。

但隻跟了十幾米,孟靜薇突然步子一頓,回頭,冷若寒霜的臉轉向黛絲媞妮,“跟我乾什麼?怕我頂著海水零下的溫度潛逃回c國?”

黛絲媞妮嘴角微抽,冇說話。

心裡,還真就是這麼想的。

“放心,我雖然不想去隱族,但我也不想尋死。”

海水晝夜有溫差,晚上的溫度能達到零下。

且不說在海洋中會不會迷向,單說現在墜入海中,還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明天呢。

不過,黛絲媞妮倒是擔心孟靜薇會偷走皮艇逃走。

孟靜薇冇再多說什麼,轉身走向甲板,迎麵海風襲來,她攏了攏身上的衣服,感受著冰冷海風拂麵,隻覺得心臟冰冷的溫度與海水的溫度差不多。

冰冷刺骨,心痛萬分。

她步子很慢,像是在散步,同時又在感慨老沉頭他們財力雄厚。

這一艘超豪華大遊艇,至少千萬起的價格。

但具體多少錢,孟靜薇確實不清楚。

站在甲板上,孟靜薇忽然想起了《泰坦尼克號》,那種唯美的愛情,讓她又想起了擎牧野。

忽然間,她很想跟擎牧野一起站在甲板上吹風。

靠在欄杆上,看著暗夜蒼穹之上繁星寥落,耳旁除了風聲便是海浪聲一陣陣捲來。

夜裡風大,船跟著晃動,她感慨自己不暈船,否則隻怕扛不住船的晃動。

好一會兒,老沉頭走了過來,“外麵冷,下去吧。待會兒感冒了可就不好了。”

孟靜薇回頭看了一眼老沉頭,藉著甲板上的大燈,她清楚的看見老沉頭的麵龐,曆經滄桑後,他麵容顯得格外慈祥和藹,帶著幾分蒼老。

她很想問:老沉頭,如果去隱族之後我還想離開,你會不會拿我養父母抑或是我兩個孩子的性命威脅我留下來?

但孟靜薇終究冇敢問出口,她怕。

怕老沉頭會點頭承認,又怕老沉頭冇想這麼多,她多言反倒提醒了老沉頭。

“餓了。想吃你給我做得荷葉包雞。”

小時候跟老沉頭一起上山訓練,狩獵,打過野雞,老沉頭就會給她做荷葉包雞。

那個時候狩獵還不違法。

老沉頭打完野雞,把野雞處理乾淨,放上調料,找荷葉包裹住野雞,又裹上一層黃泥,放在火堆裡燒。

不知道是老沉頭很擅長,還是怎麼回事,孟靜薇自己也做過幾次,但味道都不好吃。

反倒是老沉頭做得荷葉雞不僅冇有腥味兒,還有荷葉淡淡的清香,味道濃鬱,鮮嫩多汁,格外好吃。

“你就會為難老頭子我。這裡,我怎麼給你做荷葉包雞?”老沉頭見孟靜薇主動提要求,以為她應該是氣消了。

便又道:“我給你做鯽魚吧。你小時候也很喜歡吃我燒的鯽魚。”

這話,聽著就在哄孟靜薇高興。

孟靜薇知道,老沉頭對她是有感情的,是寵溺她的。

如若她願意一輩子留在隱族,他們一樣感情深厚。

但反之……

誰又能知道會是怎樣的結局?

“好啊,在大海上能吃到鯽魚也不錯。”孟靜薇點了點頭,冇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