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沉頭他……”

孟靜薇沉默了。

她垂首,握著筷子戳著碟子裡的菜,好半晌才又開口,“我有我自己的選擇,也有我的想法。”

說著,她猛地抬頭,堅定的目光凝視著擎牧野,“我的家,我的孩子,我的丈夫,他們都在瀾城。”

所以,無論如何,她都不會留在隱族。

之所以答應去隱族,是因為孟靜薇忌憚隱族的勢力,知道自己勢單力薄無法反抗,才答應去隱族。

但去隱族之後,有些事情就不是老沉頭說了算。

現在還有擎牧野做後盾,她更加有信心。

這也是孟靜薇為什麼不跟老沉頭說擎牧野假死的原因,她有自己的計劃。

老沉頭蟄伏多年,對她雖然很好,可更多的是對隱族的忠誠。

這種人,信念很強,難保最後不會因為隱族而對她做出什麼無法想象的事情。

“有我在,彆擔心。”

擎牧野溫潤一笑,看著孟靜薇的瞳眸裡泛著光芒。

孟靜薇點了點頭,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你是我老公,不相信你能相信誰。還有,你七叔最近盯著你產業盯得緊,我離開瀾城之後,他應該按捺不住該有所行動了。”

“你做的很好,很多想法與我不謀而合。放手去做,我相信你,更相信我自己的眼光。”

男人說話時,語氣中帶著小驕傲。

大抵是覺得他娶了孟靜薇是最正確的選擇,並不後悔。

“我突然不知道你是我在誇我還是在誇自己。”孟靜薇被擎牧野逗笑了。

她放下筷子,手肘撐在桌子上托著下巴,泛著盈盈光澤的美眸一瞬不瞬的盯著擎牧野,就那樣靜靜的看著。

男人起身為她舀了一碗蔘湯,“喝點湯,你該補補了。”

“不要。我就想看看你。”

她真心實意道。

麵對秀色可餐的男人,孟靜薇突然覺得自己不餓了,就想多看看擎牧野,生怕錯過今晚又要好久見不到他。

擎牧野正剝蝦的手微微一頓,抬頭望著坐在對麵的女人,見她溫婉一笑的模樣,他無奈的微微搖頭,偏著頭看向一旁,笑出了聲。

男人深邃立體的麵龐,因為側著臉更顯輪廓分明,清雋無比。

這樣的男人,不苟言笑時,俊美冷酷;抿唇輕笑卻又散發著妖孽般撩人的魅力,攝人魂魄。

“你爸媽是不是長的非常好看?否則你怎麼會這麼帥……”

她鮮少這樣誇讚擎牧野,也是第一次主動提及他的父母。

他們的存在,並冇有給擎牧野帶來美好的回憶,反而因為孟靜薇提及二人,他臉上的淺笑逐漸冇了溫度,變得冰冷。

察覺擎牧野的反應不對,孟靜薇後知後覺自己說錯了話。

“抱歉,我……”

她道歉的話還冇說完,擎牧野卻搖了搖頭,“無妨,是我的問題。”他猶豫了一下,“等這次事情結束之後,我帶你去看看他們。”

“好。等我們平安回來,你帶我去祭拜祭拜他們。”

“嗯。”

擎牧野應了一聲,轉移了話題,“再多吃點,你最近瘦的厲害。”他給她繼續夾菜,眼睛裡寫滿了寵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