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是啞巴,他冇辦法說話。

被捆住的右手五指還能胡亂的比劃著,並一個勁兒的瘋狂搖頭。

貪生怕死的樣子讓黎允兒覺得身心舒暢,她笑容愈發放肆,見擎牧野害怕的嚎叫著,近乎笑得癲狂。

孟靜薇眼眸微眯,微微側首看了一眼身旁的宋辭,與他眼神交彙,傳遞著資訊。

下一刻,她猛然抬手,直接對準黎允兒打了過去,砰地一槍,出手快狠準,直接擊中她的心口。

“啊!”

黎允兒疼的尖叫了一聲。

那些保鏢們見狀,想對孟靜薇和宋辭開槍,但卻因為孟靜薇和宋辭兩人猛地一個後空翻,直接跳到保鏢的身後,那些被射出的子彈好巧不巧的打在站在對立麵的保鏢身上。

“啊……”

“握草……打錯人了。”

“你們乾什麼?”

“救命啊……”

“一群廢物,殺了孟靜薇和宋辭啊!”

……

現場一片混亂,孟靜薇對著麵前的保鏢砰地一槍,將人撂倒,順勢撿起那人掉落的手槍,對著坐在輪椅上的擎牧野打了一槍。

一槍,快狠準,直中眉心,當場斃命。

“少夫人快走,我掩護你!”

宋辭擋在孟靜薇身後,攔住了那些人,吸引了火力。

“放心,死不了,分散跑。”

她喊了一聲,便跟宋辭兩人反向方的逃跑,一路跑,一路開槍,大概二十分鐘,孟靜薇就輕輕鬆鬆的甩掉了那些人。

隻不過漆黑不見五指的深夜,她也不知道宋辭跑哪兒去了。

不遠處,隱約還有槍聲,但孟靜薇懶得再跑,坐在一旁的地上靜靜的等著宋詞處理掉那些人。

驀然,耳後響起細碎的聲音,坐在地上的孟靜薇柳眉一擰,眼底浮現幾分警惕的光。

她順勢往後一躺,雙手握槍,直指著身後的人,“彆動!”

隱約間,她感覺男人當真一動不動,卻也冇發出聲。

孟靜薇怔楞了幾秒鐘,眨了眨眸子,忽而唇角扯出一抹欣慰笑意,“再不出現,我可打算給我兒子找後爹了。”

“嗬,是嗎。”

久違的聲音,足足八個多月冇聽過。

再次聽見,欣慰中多了絲絲的傷痛,細密的痛在體內瀰漫著,令她鼻翼發澀,眼眶氤氳。

他伸手拉著她的手,將她拽了起來,順勢抱在懷中,“傻丫頭,讓你受苦了。”

孟靜薇緊緊地摟著他的腰,臉頰埋在他胸膛上,嗅著他身上熟悉的氣息,半晌也說不出話來。

擎牧野手覆在她腦袋上,順著她柔順的髮絲,一下又一下,充滿了柔情,一手緊摟著她的腰,恨不得能將她揉進骨子裡。

“我偷偷的見過我們的孩子。長的挺醜,既不像你,也不像我。”說著,男人忍俊不禁,“我擎牧野的兒子,怎麼會這麼醜……唔……”

他一句話還冇說完,孟靜薇推開他,一拳又一拳狠狠地打在他胸口上,“你個混蛋,你有事能不能跟我商量一下?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差點被嚇死了,知不知道?”

小女人又氣又怒,一拳又一拳打的很用力,發出悶響聲。

擎牧野一動不動,默默地承受著她的拳頭。

“是嗎?擔心我倒冇看出來,不過我老婆精湛的演技倒是讓我刮目相看。”擎牧野抬手捏了捏她的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