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黎允兒誠心想要拉攏安東尼,便隻能將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全盤托出,“隱族早些年出現叛亂,以隱族左黨為首的禾卡青棠謀朝篡位,殺害了隱主禾孝娜娜,而她的女兒禾孝蘭雅逃走,之後禾孝蘭雅生了孟靜薇。

你也知道,隱族族長之後向來穿女不傳男,所以在孟靜薇出生之後,他們利用最先進的技術克隆了另一個女孩。那就是……我。

這麼多年來,我和黎子睿生活在黎家,就是為了招人耳目,吸引火力,保護在暗中的孟靜薇。

原本,孟靜薇可以在回隱族之前都不拋頭露麵的,奈何天不遂人願,黎子睿得了白血病,需要做骨髓移植。我跟他不匹配,便找到了孟靜薇,他們兩人骨髓配型成功。

為了讓孟靜薇心甘情願給黎子睿治病,黎家人用了手段傷害了她父母,逼迫孟靜薇捐骨髓。繼而纔有了後麵發生的那麼多事。

可笑的是,這些事情我一概不知。”

說到這兒,黎允兒自嘲一笑,夾著香菸的纖細玉指微微用力,將菸蒂捏的變成。

她骨節處微微泛著白,瞳眸裡是掩飾不住的怒火。

接著又道:“後來現任隱主禾卡青棠知道了我的存在,便幾次三番要加害我,卻都意外僥倖躲過。直到最後一次,對外公佈新聞說我跳樓自殺的那次,是韓君硯提前佈局,救了我,並帶我離開瀾城。

也就是那之後,我終於明白的我存在。我活著,就是為了做孟靜薇的替代品,守護她回隱族。隻不過那些人後來發現孟靜薇過於聰明,不受掌控,纔對我起了另一番心思,打算留我做最後一張王牌,如果到時候孟靜薇遭遇不測,便想讓我做一輩子的傀儡。

或者,迫不得已時,將我推出去,替她死。嗬嗬嗬……”

黎允兒自嘲的笑出了聲,她俯身從煙盒裡又拿出一支女士香菸,捏碎了菸蒂裡的爆珠,在鼻子前輕輕嗅了一下,便噙入唇,點燃香菸,抽了起來。

聽著黎允兒的話,安東尼方纔知道之前所聽說的一切竟然都是真的。

他無奈的聳了聳肩,“對於你的遭遇,我深感同情。可我,似乎幫不了你什麼。”

“王子謙虛了。”

黎允兒抬手撥了一下額前短髮,意味深長的勾了勾紅唇,“隱族在c國東邊邊境線外,四麵環山,含有豐富的礦物資源,且有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和磁場乾擾,所以外界根本聯絡不上隱族,而隱族也與外界隔絕多年。

據我所知,c國一直想要拿到隱族的礦物資源。我相信,如若安東尼王子能拿到隱族的資源,一定能穩固你c國君王的位置。”

提及安東尼感興趣的事情,他頓時眸光一亮,生出幾分期待,“所以呢?”

“所以,我想跟王子你合作。你助我殺了擎牧野和孟靜薇,待我成功坐穩隱主的位置,我與你合作,資源共享。”

其實能不能成為什麼隱主族長,黎允兒並冇有抱太大希望。

如若能做隱主,她賺了,如果做不了隱主,她一定要先殺了孟靜薇和擎牧野。

他們倆,讓她恨之入骨。

黎允兒說完之後,發現安東尼湛藍色瞳眸浮現出幾分訝異,目光一瞬不瞬的凝視著自己,似在思慮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