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到底,是她問了不該問的問題。

“以後我們不要再見麵了吧。安蒂娜對你很好,好好珍惜他。”她語氣沉重。

“那要看緣分。”

蕭承漫不經心的回了一句,便坐在孟靜薇對麵一直安靜的喝酒。

不知過了多久,在孟靜薇瞌睡的迷迷糊糊時,感覺到身子突然一輕,她下意識的想要動手,卻聽見蕭承道:“彆動。”

他抱著她上了床,順勢幫她蓋上被褥,“睡吧,我走了。”

蕭承知道孟靜薇身手過人,可方纔她坐在他的對麵,分明困得不行卻始終保持著防備和警惕,便猶如一根釘子深深嵌入心臟,刺痛感席捲渾身每一根神經。

方纔睏倦到眼皮兒灌了鉛似的,此刻孟靜薇又瞬間清醒了。

她躺在床上,看著站在黑夜中的蕭承,“嗯……再見。”

後會無期。

孟靜薇毫不猶豫的跟他道彆,蕭承怔楞了幾秒鐘,鼻息間發出若有似無的自嘲,邁步,離去。

縱然倍感失望,但他關門的動作仍非常溫柔。

孟靜薇冇細想蕭承是怎麼進房間的。

他如果想進來,誰也攔不住。

於是,便昏沉沉的睡了。

第二天,孟靜薇起床後去找楚雪,結果房間冇人。

打電話一問,她竟然又去找韓君硯了。

孟靜薇閒來無事,找了呂森,到c國開設的私家偵探社分店逛了逛,與呂森又商量著未來的運營計劃。

直到日落西沉,她方纔坐車回酒店。

可就在這時,孟靜薇口袋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拿出手機一看,是宋辭的電話。

“宋……”

“少夫人,找到了,找到了!我們找到boss了!”

手機剛接通,電話那頭就傳來宋辭亢奮的聲音,許是過於激動,聲音都變得沙啞。

孟靜薇淡漠的表情在聽見宋辭的話之後,瞬間染上難以置信的喜悅,黯淡似蒙了塵的眸也變得清明。

她坐直了身子,激動不已,“你說阿野是嗎?找到他了?”

“是。剛纔得到訊息,在江南小鎮那邊找到了他。少夫人,你什麼時候回來?”宋辭亢奮的不得了,恨不得立馬能衝到擎牧野身邊去看看。

“這件事暫時對外保密,我立馬回去。”

孟靜薇掛斷電話,當即那手機登錄了購票app,剛巧待會兒有一趟航班,一小時四十五分後的。

她訂了票,對出租車司機說道:“麻煩掉頭去機場,謝謝。”

“好,冇問題,女士。”

出租車司機在前方的十字路口掉了頭,直奔機場方向。

她的護照和身份證都在雙肩包裡,放在酒店裡的那些東西都不重要,而她現在隻想立刻回國。

坐在車內,她看向窗外,雖是異國他鄉,可孟靜薇卻也覺得這裡傍晚風景美如畫,莫名讓她心頭湧現些許暖意。

開心、興奮,又隱隱有些害怕。

他已經失蹤了三個月,杳無音訊,而今終於有了訊息,孟靜薇是患得患失的心情。

“你好,能不能稍微開快一點?”

“女士,再快也要講交通規則的。”

出租車司機透過後視鏡瞪了她一眼,臉上是濃濃的不悅。

大抵覺得這種‘無理取鬨’的人早已司空見慣。

“我在趕飛機,晚了會耽誤很多事情。謝謝你,拜托了。”孟靜薇一邊說著,一邊打開雙肩包,從裡麵直接拿出一遝鈔票,身子往前一探,把錢放在副駕駛上,“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