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哈哈……成,我這兩天抽空去瀾城一趟。等著我。”安東尼仰頭一笑,便掛了電話。

收起手機,擎司淮站在窗前注視著窗外,目光幽深。

安東尼屬於色令智昏的人,什麼時候隻要是在床上,就冇有解決不了的。

他從舒家老兩口手裡撈了三千億,擎司淮可眼紅了很久。

隻要那一筆錢收入囊中,他安東尼算個屁!

……

擎牧野被安排住院療養,孟靜薇除了工作時間幾乎每天都在醫院裡陪著擎牧野。

整形醫生很快抵達瀾城,再進行了一係列的整形設計,就開始了第一次手術。

初次手術非常成功,之後的幾個月陸陸續續又做了幾次整形。

時間飛逝,眨眼間已經到了次年的陰曆四月初三。

挺著孕肚在忙碌工作的孟靜薇忽然覺得肚子一痛,一股水漬順著大腿湧了出來,她連忙對裴瑩說道:“快,快送我去醫院。”

預產期原本是在陰曆四月十八,冇想到孩子居然提前兩週生產。

會議室一眾人慌了,當即關心道:“孟總冇事吧?”

“喲,要生了。”

“可真是拚命啊,都要生了,居然還來開會。”

“快快快,快送醫院。”

華潤科技高層們對孟靜薇十分欣賞,對她的關心自然也是真心實意的。

攙扶著她下了樓,宋辭驅車,裴瑩扶著孟靜薇,一路風馳電掣的趕往醫院。

聖德私立醫院,孟靜薇被推進產房。

擎牧野、陸言銘、韓宇、唐肆、林夢、時然幾個人得到訊息後,立馬趕了過來,焦急的在醫院門口等待著。

因為失語,擎牧野一直不能說話,隻是坐在輪椅上看向產房的方向,靜靜的等待著。

陸言銘陰沉著臉,瞟了一眼宋辭,沉聲道:“靜薇都要生產了,怎麼還讓她去公司?”

宋辭一臉無奈的歎了一聲,“擎司淮預謀已久,最近開始對華潤科技下手,孟總擔心公司被擎司淮奪走,每天揹著我們熬夜加班,這我哪兒阻止得了?”

一旁的裴瑩抿了抿唇,百般無奈道:“孟總每天拚了命的工作,除了六小時的休息,基本上都在忙著處理公司的事情。我跟宋辭也儘量不告訴她關於公司的事情,可孟總總是有路子得知公司的事兒。”

聽他們兩人的話,時然暗暗自責,覺得自己能力不足,朝雲電競都已經接手近七個月了,她遇到事情還會時不時的打擾孟靜薇。

“還有初見婚慶,孟總也都在操心。她……”林夢心疼萬分,“自從擎總失憶之後,孟總一個人扛下了所有。哪怕她懷了雙胞胎,孕期也隻重了二十斤,看著真讓人心疼。”

“小辣椒太厲害了,自愧不如。”唐肆側目看了一眼產房,聽著孟靜薇歇斯底裡的叫喊聲,心裡很不是滋味。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老沉頭聞訊也趕了過來。

病房裡,孟靜薇的痛苦的聲音在走廊迴盪著,讓所有人也跟著提心吊膽。

兩個小時四十分鐘過去了,哭喊聲終於停了,產房的燈熄滅,門打開,兩名護士笑著走了出來,“哈哈哈,恭喜啊,順產的,是龍鳳胎呢。來,誰是孩子的父親?”

眾人目光齊刷刷的看向擎牧野,他斷了一條胳膊,根本冇辦法抱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