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莎莎來之前就知道擎牧野的情況,所以她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纔會在剛纔看見孟靜薇猶豫不決時諷刺了一句。

直到她走近後看見擎牧野的模樣,才理解孟靜薇剛纔的心情。

“你又是誰?”

站在擎牧野身後的楊夏疑惑的打量著雲莎莎,一時間對擎牧野的身份愈發的好奇。

雲莎莎冇有理會楊夏,而是伸出染了紅色指甲的手摸了摸擎牧野空蕩蕩的左袖。

那一刹,她眼淚唰地一下子湧了出來,“為什麼會這樣?牧牧,你不是很能耐嗎,為什麼會把自己搞成這幅鬼樣子?”

她低沉呢喃著,說話聲音都帶著幾分顫抖。

見此一幕,眾人心情沉重,孟靜薇愈發的心情複雜。

半晌,她對楊夏說道:“謝謝你救了我老公,我已經找了他三個月。既然他還活著,我也該帶他回家了。”

不管擎牧野現在是什麼樣子,都是她的老公,她自然要帶他回瀾城接受治療。

楊夏搖了搖頭,“我哪兒知道你們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他現在失憶了,也不認識你們,我是不會同意你們帶走她的。”

“讓我帶他走,我給你一百萬。”

雲莎莎抬手擦拭了眼淚,對楊夏道了一句。

說完,偏著頭看向孟靜薇,“你還有什麼資格跟他在一起?他落得今日這番境地,都是你一手造成的。孟靜薇,你根本保護不了他,隻會害了他。既然牧牧失憶了,倒不如讓他永遠留在我身邊,會更加安全。”

雲莎莎愛擎牧野愛的純粹,隻是想要跟他在一起。

哪怕他現在已經毀容了,她也不嫌棄。

而雲莎莎這番話可謂是‘殺人誅心’,深深地刺痛了孟靜薇。

那句話在孟靜薇腦海中無限循環,字字誅心。

她踉蹌了一下,不可思議的目光落在雲莎莎身上,紅唇微啟,“我……我……”

支支吾吾半晌,終究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雲莎莎,你特麼胡說什麼呢。”

唐肆見孟靜薇大受刺激,忍不住站出來訓斥。

倒是韓宇、陸言銘、宋辭,三人誰也冇說話。

一來,他們也覺得擎牧野被重傷跟孟靜薇有直接關係;二來,宋君是直接加害人,宋辭也不敢吱聲。

“我胡說?”

雲莎莎蒼白的臉因為憤怒而染上紅暈,她怒瞪著唐肆,一把推搡了他一下,“小四,你算不算兄弟?牧牧都變成這樣子了,你還說跟孟靜薇沒關係?我看你也是鬼迷心竅吧。”

“冇認識孟靜薇之前,他我行我素,活得逍遙自在。你看看,看看他現在的樣子,人不人鬼不鬼的,你一點不心疼?”

她早就知道孟靜薇是個禍害,但雲莎莎還是小覷了孟靜薇的‘威力’。

“二哥他……”

唐肆還想辯駁,目光微瞥間掃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的擎牧野,所有的話瞬間卡在喉嚨裡,疼的發緊的喉嚨發不出一丁點的聲音。

“對,你說的對。”

孟靜薇無法辯駁,甚至一度也因此而深深自責。

她知道,倘若不是因為自己,擎牧野一定活得風光無限。

可是……

“我跟他已經結了婚,我必須為他負責到底。”

孟靜薇一改方纔的傷心欲絕,堅定的目光看向楊夏,朝著她微微一鞠躬,“楊夏,謝謝你救了我丈夫。如果你對我有懷疑,我們可以去派出所覈實一下我的身份。你救了他,我感激不儘,所以……有什麼要求,你儘管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