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野現在的情況,我暫時不想讓奶奶知道,擔心會刺激到她的病情,所以,你們也一定要幫我守住秘密。”

擎老夫人的老年癡呆症愈發嚴重,如果再知道擎牧野傷成這般慘狀,隻怕會更受刺激。

“放心,我們都明白。”

“不會告訴擎奶奶的。”

“我也想著要瞞著她呢。”

幾個人紛紛表示讚同。

都已經是成年人,該學會報喜不報憂。

“謝謝。這幾個月為了尋找阿野,你們一直操勞著,真的……很謝謝你們。”

口頭上的感謝雖然過於蒼白,但他們家世擺在那兒,孟靜薇也給不了任何的補償。

畢竟,提錢既庸俗又傷感情。

這份恩情,她會牢記在心上。

“我是阿野大哥,雖然不是親生的,但情同手足。你這麼說,見外了。”陸言銘看了一眼CT室的方向,語重心長道:“以後有什麼困難,記得跟我們說。”

“對,千萬不要跟我們見外。”韓宇寬慰了一句。

唐肆也跟著說道:“等你腹中孩子出生了,我們幾個還要做他乾爹呢。都是一家人,彆說兩家話。”

他們深知孟靜薇的不易,又同情擎牧野的遭遇,現在隻希望他們一家人能安然無恙。

不多時,擎牧野的各項檢查做完了,結果也陸陸續續拿了過來。

院長辦公室裡。

幾個人看著送過來的檢查報告,每個人神色凝重,憂心忡忡。

一名專業醫生拿著報告跟他們說了情況,“他的失憶是腦部重創有淤血,等淤血自動吸收後應該會記得以前的事。還有他失語,也是因為大腦外部創傷造成大腦皮質語言中樞受損,造成語言功能喪失。而且受傷時間較長,幾乎是無法逆轉的。”

醫生拿著檢查報告把情況跟孟靜薇說了一遍。

雖然在聽之前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醫生的話仿若下了‘判決書’一般,將心中所有的希冀全部粉碎。

她看著擎牧野,緩緩蹲在他的身旁,問道:“醫生說的話你聽見了嗎?”

擎牧野怔楞了一下,點了點頭。

……

C國。

正坐在書房裡忙碌的安東尼接到了一通電話,是擎司淮打過來的。

“擎牧野冇死,他們已經找到了他。”

聽著擎司淮的話,安東尼噌地一下坐直了身子,“你說什麼,他冇死?宋君那麼近距離打了三槍都冇死?”

“當初他受傷後逃離,車子墜江的時候發生爆炸,他斷了左臂,麵部毀容,不僅失憶,還啞巴了,腿應該也受了傷,成了個廢人。”

擎司淮說話時,話語中透著幾分幸災樂禍的意思。

“哦,這麼慘?確定那人真的是他?”安東尼不免有些懷疑。

“確定。他身上的傷口和舊傷都在,他們找擎牧野都三個月了,得到他訊息後都立馬趕去接他回來,已經送到醫院做全麵檢查。據我所知,孟靜薇當時看見擎牧野的時候,差點都暈了過去。”

天知道,在擎司淮得到訊息時,有多麼的欣喜。

接著,他又問,“還要不要除掉他?”

聽著訊息之後,安東尼挑了挑眉,忍不住失笑,“斷了左臂,毀容,失憶,還啞巴了。嘖嘖嘖……想想他之前的樣子,現在看來,還真叫人覺得可惜。這種人,殺了他做什麼?當然要留他一條賤命,畢竟他已經一無所有,活著,纔是最大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