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靜薇推開車門下車,裴瑩立馬小跑過來幫她撐著傘,並遞了一條紅色針織圍巾,“天冷,圍巾戴上吧。”

裴瑩身形纖瘦,身著黑色長款束腰呢子大褂,蓄著過耳黑色短髮,襯得鵝蛋臉潔白紅潤。

她性格本就冷酷,又戴著金絲邊框眼鏡,不僅冇有女性的知性溫柔,反而有種奶油小生的帥氣。

“謝謝。”

孟靜薇有些訝異的看了一眼裴瑩,接過圍巾戴在脖頸上。

“不用謝我,是宋辭交代的。”她道。

孟靜薇冇再理會,反而從裴瑩手中接過雨傘,快速走進老宅。

穿過前院,過了彆墅裡的人工小橋,到了後院。

她人還冇走進去,便就聽見院子裡傳來怒斥的聲音,“你們一個個杵在這兒乾什麼?我要見牧野,快把那小子給我叫過來。”

是擎老夫人的聲音。

走到院子門口的她,步子一頓,低頭看著地麵上的皚皚白雪,心,好似被冰雪覆蓋一般的冰冷,刺骨。

她收了傘,遞給裴瑩,緊張的攥了攥粉拳,走進了院子。

“奶奶?”

她臉上的傷感一瞬間消失於無,替而代之的是甜美的笑容。

見到老夫人握著手杖指著一院子裡幾個家丁訓斥著,孟靜薇與擎老夫人身旁的陳姨互換了眼神。

陳姨無奈的搖了搖頭,臉上道不儘的心疼。

“奶奶,你這是在做什麼?都跟你說了,阿野出差去國外了,你怎麼總唸叨他呀。”

孟靜薇走到擎老夫人麵前,親昵的拉著她的手,撒嬌道:“你就不想我嗎?”

“你?你是誰啊?”

擎老夫人本就有老年癡呆症,一直藥物控製著,可這次擎牧野失蹤對她打擊太大,一下子加重了病情,發病時連孟靜薇都不認得。

“我是阿野的妻子,你的孫媳婦呀。”

她強顏歡笑,拉著擎老夫人的手覆在肚子上,“這裡麵是你的重孫呢,你看,都這麼大了呢。”

“哎喲,是嗎?”

擎老夫人臉上怒意漸消,笑盈盈的說道:“牧野都有兒子了呀。”

見擎老夫人情緒緩和了許多,陳姨立馬對院子裡的家丁揮了揮手,示意他們趕緊出去。

可就在這時,擎老夫人眉心一擰,“我要見牧野,你快給那小子打電話,讓他回來,快回來……”

孟靜薇:“……”

昔日裡的擎老夫人端莊持重,而今看她癡傻的模樣,孟靜薇心疼極了。

“奶奶,阿野他……”

她正勸著,這時,院子裡走進來了一人,“怎麼了?”

“哎喲,牧野?哈哈哈哈……牧野,你個死孩子終於回來了,奶奶都想死你了。”

擎老夫人一把甩開孟靜薇的手,走到那人麵前,一把拉著他的手,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天天上班也不知道回來看看奶奶,纔多久不見,你怎麼又瘦了,看著還老了?”

孟靜薇見到走進來的人,小臉染上幾分怒色,又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陳姨,沉默了。

擎司淮冷冷一笑,抬眸看向孟靜薇,眉眼間儘是得意。

他拉著擎老夫人的手,“嗯,這不就回來看你了嗎。我不在,你又不聽話了是不是?”

擎司淮與擎牧野眉眼間有幾分相似,擎老夫人過度思念擎牧野,便把擎司淮當成了擎牧野,見到他回來,高興地像個孩子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