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辭固執的堅持自己的想法。

他疏忽了這件事對孟靜薇打擊,說完之後察覺孟靜薇臉上浮現的一絲痛意,這才閉嘴。

“我相信你。”

孟靜薇靠在床上頭,指了指身旁的陪護椅,“過來,坐。”

三個字,鏗鏘有力的命令,完全不是和顏悅色的‘邀請’。

宋辭耷拉著腦袋,一步步的走了過去,坐在椅子上。

孟靜薇將桌子上的筆記本拿了起來,打開一段視頻遞給宋辭,“看看這個。”

視頻,是頌宇集團會議現場的視頻內容。

宋辭坐在椅子上認認真真的看著,越看越憤怒,最後抱著筆記本電腦的雙手都隱隱泛白,骨節處發出哢嚓的聲響。

“阿野出事,擎司淮對頌宇集團覬覦已久,會這麼做,完全不在預料之外。”

她將筆記本收了回來,放在桌子上,冷靜的望著宋辭,“阿野能有今天的地位,絕對不止一個‘頌宇集團’,你是他的親信,我現在要你告訴我,他名下除了頌宇集團,還有其他什麼產業?都在哪兒?誰掌控的?”

孟靜薇的問題完全在宋辭預料之外,他本以為孟靜薇今天叫他過來,是要質問擎牧野的‘死’,冇想到卻是這些問題。

他擰著眉,漆黑的瞳仁裡瀰漫著詫異,“你……為什麼boss出了事,你這麼鎮定?”

孟靜薇涼眸瞟了他一眼,斂下眼瞼,交叉的食指的指甲扣了扣,又偏著頭看向窗外,若有似無的歎了一聲,“他如果活著,唐肆他們正在儘力尋找他,也一定會找到他;他如果死了,我能做到的就是守護住可以守護的東西,以及我腹中的孩子。”

“麵對生死未卜的訊息,每天消沉頹廢,淚灑衣襟,傷心難過,能解決問題嗎?如果可以,我反而覺得是一種宣泄方式,又何必這樣故作堅強。”

“我現在是他的妻子,他孩子的母親,無論怎樣,我都會做到我該做的事。”

雖說她堅強,可終歸是個女人。

那些事情突然發生,就好似狂風暴雨襲來,堅固的城堡在一瞬間崩塌,粉碎了她幸福的家園,擊破了那道讓她安心的‘結界’,讓她沉浸在大海中,風雨飄搖,孤獨無依。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堅強,堅強的活著,迎來最後的曙光。

宋辭訝異的看向麵前的女人,從最初對她的不屑、厭惡、排斥,到逐漸改變觀點,慢慢選會去尊重,以至於到此刻,他看向她的眼神都帶著敬仰。

難怪自家boss會這般寵愛她,一個渾身上下充滿閃光點的女人,冇有人會不喜歡。

畢竟,她會在該撒嬌的時候撒嬌,該傲嬌的時候傲嬌,該堅強的時候也足夠的堅強。

“少夫人,謝謝你願意相信我。”

宋辭覺得有些諷刺。

那些曾經為對他稱兄道弟的人,因為他個個的背叛,所有人覺得他也是叛賊。

可那個曾讓他看不起的女人,竟與眾人背道而馳,對他絕對的信任。

“不用謝我,我隻是相信阿野的眼光。”她淺淺的道了一句。

“那我哥呢?”

宋辭下意識的反問。

孟靜薇明眸染上幾分傷感,不答反問,“說說阿野其他產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