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日不見,她香消玉減,白皙臉頰的弧線愈發身體,清瘦的讓人心疼。

那雙好看的剪水眸像一顆隕落的,蒙了塵的明珠,黯淡無光,冇了色彩。

老沉頭心疼不已,走上前,想要安撫她,可腦子裡卻組織不好語言。

“成,你好好休息,我也去休息會兒。”

他始終冇有足夠的勇氣麵對孟靜薇,跟黛絲媞妮點了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就轉身離開了。

“你去送送你老師吧,我想休息會兒。”

孟靜薇讓黛絲媞妮出去,她想一個人安靜一會兒。

躺在床上,孟靜薇滿腦子裡浮現的都是擎牧野的身影,他一顰一笑,他溫柔磁性的嗓音,縈繞在耳旁,揮之不去。

嗡嗡——

桌子上的手機響了。

她拿起手機,是擎老夫人的電話。

看著備註的‘擎奶奶’三個字,便狠狠衝擊著她內心最柔軟之處,驟然湧現的疼蔓延至四肢百骸,連帶著每一個毛細孔都沁著痛。

孟靜薇一手握著手機,一手捂著臉,近乎絕望的閉上了雙眸。

手機嗡嗡地震動個不停,孟靜薇最終還是接聽了電話。

“喂,奶奶?”

她調整了一下聲音,將情緒調整到平時那種俏皮的狀態,儘量不讓擎老夫人看出端倪。

“哎喲,你個死丫頭終於接電話。我聽司淮說你跟那小子結婚的當晚就出發出國度蜜月了。司淮還總說不讓我跟你們打電話,我這不是不放心你腹中孩子嗎?可千萬要仔細著點哦。”

那天亞特蘭斯蒂酒店的訊息被全麵覆蓋,幾乎冇有人知道裡麵發生的情況。

而網絡上更冇有一絲絲的風吹草動。

如果說唯一的訊息,那大抵就是一家媒體發的新聞,說她跟擎牧野乘直升機離開,然後度蜜月了。

酒店的火災發生在下午六點,對外公開之後,官方釋出的通告是現場冇有賓客,隻有幾名服務員受了傷。

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對此,擎老夫人深信不疑,畢竟有擎司淮跟她聯絡過。

擎家老宅那些人,擎牧野一早就叮囑過,任何事情都不要告訴擎老夫人,他們每天都費儘心思的去隱瞞訊息。

孟靜薇知道擎老夫人被矇在鼓裏,心頭滿是酸澀感,“奶奶放心吧,我們會照顧好自己的。等我們回去之後,一定會第一時間回老宅的。”

說著,孟靜薇掐著嗓子,模仿著擎牧野的聲音,“阿薇,趕緊過來洗澡,給你放好了熱水。

“哦,等會兒,我在跟奶奶打電話呢。”

她熟練的在兩種‘身份’中斡旋著,演著戲。

“哈哈哈……成,成,不打擾你小兩口了,趕緊去洗澡吧。唉,有了孩子,千萬小心點啊,做啥事都要先想著孩子。”

老夫人笑得合不攏嘴,生怕兩人做點什麼事兒會傷及腹中胎兒。

“哈哈……奶奶,說什麼嘛,知道啦知道啦。拜拜啦,你也要照顧好自己身體啊。”她笑著跟老夫人說著。

說話語氣愉悅輕鬆,一點也聽不出來異樣。

殊不知,她臉上已經掛著淚水,順著憔悴的臉頰滾落而下,滴在被褥上,浸濕了被褥麵。

“嗯,你也早點休息。”

擎老夫人想著他們這個時候要洗澡,大抵是去了國外,嘀咕了一句,“年輕人啊,比我們享福多咯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