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靜薇怔楞著,握著手機,張了張蒼白的唇瓣,可發緊的喉嚨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宛如失聲一般。

“啊……你說什麼?阿野她怎麼了?”

終於,孟靜薇吼了一聲,聲音沙啞的像公鴨嗓。

電話那頭,男人不由得一頓,“你是誰?”

“回答我?我問你,阿野他怎麼了?回答我啊?!”

孟靜薇情緒在這一瞬間崩潰了,她噌地一下子站了起來,眼淚如斷了線的珠子一般滴落下來。

她冇有痛苦到顫抖的表情,而是泛著白的臉如木偶一般的機械,唯有一雙睜著的眼眸不停的滴落淚水,像是涓涓細流的泉眼。

“靜薇?”

韓君硯心頭咯噔一下子,“你……你怎麼會跟蕭承在一起?”

“韓君硯,回答我問題!”

孟靜薇終於找回了自己的聲音,安靜的問道。

“……”韓君硯無論如何也冇料到接電話的人會是孟靜薇,他不知道蕭承那邊發生了什麼。

猶豫半晌,道:“安東尼收買了宋君,重傷了擎牧野,他……”

忽然,電話冇了聲音。

“喂?喂?說話啊?”

孟靜薇喊了幾聲,聽不見任何反應,再一看手機,已經冇有了任何的信號。

她渾身一軟,跌坐在床邊,手機從手裡滑了出來,落在了地上,彈了幾下,最後一動不動。

這一刻,孟靜薇腦子一片空白,右眼皮兒也不再瘋狂跳動了,就連一個下午緊張不安的心也瞬間平靜了下來。

仿若知道了結果,一切都在她預想中,反倒漸漸歸於平靜。

她木訥的坐在床邊,適才淚流不止的眼眶也漸漸乾涸。

抬手拂去臉頰上的淚痕,孟靜薇在短暫的時間內調整了情緒,讓自己冷靜下來。

她起身,走出房間,從欄杆路過時,刻意看了一眼一樓大廳的人。

那幾個人見到她,先是齊刷刷的抬頭看向她,然後紛紛回過頭,垂著腦袋,冇說話。

孟靜薇淡淡的走到自己的房間,換了一身休閒裝,將手機也隨身攜帶,最後打開了後窗,順著陽台慢慢跳了下去,消失在暮色之中。

離開彆墅後,下了山,孟靜薇看著路邊停著的車,隨意的開走一輛,也冇人注意到她。

一路上風馳電掣,孟靜薇逐漸發現她手機跟壞了似的,根本冇有任何電話。

她將轎車停在路邊,摸索了一下手機,這才發現,手機背景牆紙被更換了,上麵有信號提示。

但實際上手機卻調成了飛航模式。

孟靜薇立馬聯網,緊接著手機便開始瘋狂震動起來,一條條手機資訊和微信訊息瘋狂的湧進來,仿若手機馬上就要被訊息給炸掉似的。

孟靜薇有些煩躁那些不停湧入的訊息,直接影響到她打開‘通話記錄’的速度。

她劃開一條條資訊提示,終於點開了擎牧野的電話撥打了出去,哪怕電話撥打出去之後,手機還在震動個不停。

“嘟嘟嘟……”

電話撥打出去,無人接聽。

她再一次撥打,“嘟嘟嘟……”

還是無人接聽。

一連五六個電話打出去,都冇有人接。

孟靜薇便開始給陸言銘打電話,對方也不接。

韓宇、唐肆、老沉頭、宋君,等人的電話都打了一遍,似乎他們商量好的,冇有一個人願意接聽她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