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魏哥。”

一個滿臉絡腮鬍的大漢站了起來,朝著宋辭走了過去,“宋哥,對不住了。”

他去拽宋辭,但宋辭卻一腳踢開他,“給我滾,再碰老子試試!”

宋辭沉浸在剛纔的訊息中,情緒有些崩潰,無法接受現實。

但魏東魁二話冇說,拿著手槍直接指著他的腦袋,“想跟你哥一樣嗎?”

“放尼瑪的屁,我哥冇叛變!你再胡說八道,老子崩了你!”

宋辭徹底怒了,從腰後拿出手槍,槍口直接指著魏東魁,而這一瞬,身旁的幾個兄弟們唰地一下子掏出槍,烏黑的槍口齊刷刷的對準宋辭。

剛纔平靜的一幕被瞬間打斷,這一刻又開始針鋒相對。

一旁的黛絲媞妮也知道了情況,當即站了起來,說道:“宋辭,你哥的事情等他們回來之後自然會有個說法。你現在先配合他們,去房間裡安靜一下。你們動靜這麼大,是怕孟靜薇聽不見嗎?她現在精神脆弱,如果再知道這事兒,影響到腹中孩子,你們誰擔待得起?”

宋辭一手緊攥著手機,一手緊握著手槍,氣的麵色漲紅,額頭青筋暴起,渾身發抖。

但聽見黛絲媞妮的話之後,他抿了抿唇,逐漸冷靜了下來,將手機砰地一聲摔在桌子上,“好,我等他們回來。我不信,我覺不相信我哥會叛變!”

他們兄弟二人一起長大的,他哥,他當然是相信的。

這其中,一定有誤會。

絕對有誤會。

剃著寸頭,膚色偏黑的魏東魁皺了皺眉,“如果你哥真的背叛了大哥,你最好還是想想你自己該怎麼活下來吧。”

他們是親兄弟,一個背叛了,另一個人自然會被懷疑。

聞言,宋辭怔楞一瞬,下意識的想了想最糟糕的情況,最終,他眸眸光堅定,咬牙切齒道:“那我一定不顧念手足之情,親手殺了他!”

“把人帶下去,給我守好了。”

魏東魁朝著兄弟們揮了揮手,他們上前,帶著宋辭出了彆墅,直接帶去了後院的房間裡關了起來。

黛絲媞妮有些不放心,對幾人說道:“他們冇回來之前,事情先瞞著孟靜薇吧。你們去把彆墅裡的信號遮蔽了吧,找幾個人在外麵守著,一旦有訊息,再進來彙報。”

隻有把彆墅裡的信號遮蔽,才能阻止孟靜薇聽見訊息。

為了避免錯過重要訊息,他們隻能安排人守在彆墅外麵,那樣纔不會錯過任何重要的電話。

“是,黛絲媞妮小姐,我立馬去安排。”

魏東魁起身,立馬去辦。

殊不知此時正在蕭承房間的孟靜薇恰好聽見了蕭承褲子口袋裡手機嗡嗡作響,她小心翼翼的從他口袋裡拿出手機,螢幕上跳躍著‘硯’字。

硯?

韓君硯?

鬼使神差的,孟靜薇伸手滑動著螢幕上的接聽鍵,將手機豎在耳旁,卻冇說話。

“擎牧野中了三槍,宋君那麼近距離的開槍,他雖然被人救走了,但我估計,活不過今晚。倒是你跟安蒂娜,你倆……”

熟悉的聲音,那般溫潤,但此刻他一字一句卻裹夾著鋒利的匕首,一道道的嵌入孟靜薇的心臟,將她心臟紮的千瘡百孔,鮮血淋漓,疼的近乎窒息一般。-